以色列拥核,军史真相

原标题:以色列拥核,瞒天过海还是美国默许纵容?

图片 1
法国1970年7月3日进行的TN-60氢弹试验,代号Licorne。

美国默许以色列拥核的来龙去脉

  二战后,鉴于法国在国际事务中越来越明显的独立倾向,美国曾对其研制核武器的计划保持高度警觉,并想方设法加以限制。然而,美国国家档案馆新近解密的一份1973年的备忘录显示,从尼克松开始,执掌华盛顿的历届政府对此问题的立场发生了明显改变,多次对法国核计划实施秘密援助。这种“大转身”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政治考量?

至诚大兵

  对法国核计划警惕中立

以色列是中东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以色列的核武库甚至比英国规模还大,而且比印度、巴基斯坦更早拥有核武器,是美苏英法中之后的第六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二战期间,当法国被纳粹德国侵占后,包括约里奥·居里(居里夫人大女儿伊伦·居里的丈夫)在内的数名法国科学家参与了同盟国的核武器研制计划。可战争甫一结束,华盛顿就抛出了《原子能发展和管制法》,严禁将涉核情报传递给其他任何国家。几乎在同一时间,法国也启动了本国的核计划,并于1948年12月建立了西欧大陆第一座核反应堆。

图片 2

  虽然英国当时也在搞核武器,但在白宫看来,法国人的核计划更值得关注,这种关注甚至含有某种敌意。究其原因,首先,美国对法国信不过——当时已晋身法国原子能委员会首任高级专员的约里奥·居里是法国共产党政治局成员,这不能不让美方担心,如果对法国的核计划给予支持,苏联迟早会获得相关技术。再者,二战时,戴高乐领导的“自由法国”就已经显示出独立于美国的倾向,虽然戴高乐已经于1946年去职,法国随后也成为美国的“小伙伴”,但这并不能保证它研制出原子弹后,仍愿意在国际事务上听美国说三道四。

然而,尽管以色列拥核是举世皆知的公开秘密,可美国始终对以色列的拥核保持暧昧态度,不予置说,而以色列也同样对这问题始终不吭不哈,长期奉行核模糊政策,保持对阿拉伯国家的核威慑。

  更重要的是,美国认为法国的核计划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试想一下,如果法国有了原子弹,联邦德国还能安之若素吗?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的看法就很典型:如果法国制造核武器,西德肯定会效仿,之后苏联就会向中国、捷克和东德提供核援助,以色列、埃及继而也会通过各种渠道获得核武器……这样一来,将“急剧增加战争爆发的危险”,而且“非常有可能把美国和苏联卷入”,从而引发不可预料的灾难。

可是,另外一方面,美国却对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的拥核野心保持高度警惕,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遏制他们的核野心,以萨达姆拥有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直至发起伊拉克战争,最后绞死萨达姆。就连美国在中东最铁心的盟国沙特阿拉伯,美国也刻意防止其拥有核武器,想方设法紧盯防范沙特拥核的危险。这让沙特这样的盟国特别心寒,纷纷指责美国默许纵容以色列拥核的同时,却对其它国家严格压制拥核,实施双重标准,哪是什么公正民主自由价值观。

  基于种种考虑,1951年初,华盛顿对法国的核计划采取了“维持现状,保持‘警惕中立’”的政策。

从这个意义上说来,印度、巴基斯坦以及朝鲜之所以能够开发研制并拥有核武器,那都是美国对以色列纵容偏袒拥核的结果。

  总统与国务卿闹起分裂

在至诚大兵我看来,以色列之所以能够拥核,重要原因之一,是与当时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有关,基辛格毕竟是犹太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有必要关心以色列的生存、强大与发展。因此,他在以色列拥核的过程中,利用自己国家安全顾问职权,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隐形“说客”的角色,绕开主管核扩散问题的美国军备控制和裁军署署长杰勒德•史密斯,人为减小以色列的压力,而促使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默许以色列拥核。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尼克松骨子里对以色列的亲热态度,加之他对以色列的认可,觉得以色列拥核不会威胁到美国以及西方的安全,所以就做出了秘密决定,默许以色列拥核。

  艾森豪威尔主政时期,美国还比较顾及北约团结的“大局”,虽然曾在1957年劝说过法国放弃浓缩铀方案,但至少在公开场合,华盛顿并没有指责过法国的核计划。当然,其中也包含避免刺激法国公众,防止引爆其反美情绪的考虑。

美国对世界上所有国家的涉核并试图拥核活动都盯得非常紧,那么,为什么又独对以色列敞开拥核的大门?其实,对于以色列拥核,美国也有个过程,而且美国高官们也有争议,且大多数官员希望对以色列强硬,只是当时的总统尼克松的一念之差,权衡之后默许了以色列拥核。这个过程,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曾发表题为《不喜欢以色列拥有核弹?那要怪尼克松》的文章,两位作者在文中称,如今,以色列的核武器是全世界最公开的秘密,国际社会已经将此视作确凿事实,而华盛顿仍然尊重以色列的暧昧态度,并且继续打哑谜,所以美国政府不就以色列的核地位发表评论。

  到了这个时候,核武器已非独得之秘,因为苏联和英国已经先后成功试爆了原子弹和氢弹。1957年8月21日,苏联还试射了射程达8000公里的洲际导弹。

图片 3

  在新形势下,美国国会于1958年7月2日通过了《原子能发展和管制法修正案》,允许同他国交换用于工业目的的核信息,前提是他国必须在研制核武器方面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然而,法国由于未能满足后一个条件,仍然被拒之门外。

各位看官,在此至诚大兵我将看到的历史揭秘情况,略作一些压缩与增添,方便大家且看以色列拥核的来龙去脉真相:

  此时,美国政府内部就是否援助法国出现了分歧:1958年4月1日,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公然声称,随便与盟友分享核信息的做法是“愚不可及的”。22天之后,艾森豪威尔却表示,除了英国,法国等其他国家也应该被准许分享美国的核机密。

1969年夏天,理查德·尼克松政府忙于展开一场高度机密的争论:如何解决以色列新曝光的核武器计划带来的外交、战略和政治问题。引领讨论的是国防部高级官员,他们认为以色列拥有核武器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事实证明,总统的态度并未起到建设性作用。1959年6月8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出台文件,表示“不鼓励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持强硬态度的多数派甚至主张把“不鼓励”一词改为“阻止或延缓”,只是在艾森豪威尔及其他少数派的坚持下才作罢。

国防部副部长戴维·帕卡德(惠普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警告他的上司、国防部长梅尔文·莱尔德,如果华盛顿不利用自身的影响力阻止以色列的核进展,将会“使我们与以色列成为共谋关系,从而将威胁到美国安全的问题的决定权留给了他们”。

  艾森豪威尔的个人倾向,没能给美法核合作带来任何进展。甚至在法国于1960年成功造出原子弹后,华盛顿仍不承认它已经取得“实质性进展”,“不鼓励”法国核计划的立场雷打不动。

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对这些忧虑心知肚明。他随即在1969年递交了第40号国家安全备忘录,要求对以色列核计划构成的问题展开一系列跨部门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如今,第40号国家安全备忘录和按照其要求进行的研究首次公开,从而使人们有可能进一步了解尼克松总统是在什么样的形势下做出了秘密决定,而该决定与帕卡德的主张相去甚远。

  “公开反对,明确限制”

军方主张强硬施压

  如果说在整个50年代,美国对法国研制核武器的态度尚属“半遮半露”的话,那么当肯尼迪1961年1月宣誓就任第35任美国总统后,华盛顿便迅速扯下了原本还能给巴黎一丝幻想的“面纱”,露出了“公开反对,明确限制”法国核计划的面目。

1960年,当美国政府官员发现法国正帮助以色列在迪莫纳修建秘密核反应堆,华盛顿就开始担心以色列核武器计划的扩散和安全风险。由于苏联人在向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提供武器,所以拥有核武器的以色列可能会使冷战的危险增大。美国总统肯尼迪和约翰逊都曾试图在这些担忧与对以色列采取强硬态度可能在国内造成的政治麻烦之间权衡。他们尝试着遏制以色列的核野心,但却不太成功。

  1961年4月20日,时任国务卿艾奇逊在一份关于北约的文件中建议:“美国不应帮法国获取核能力。”次日,肯尼迪便在上面签了字。随着“不援助”的范围逐步扩大到弹道导弹及其他有助于加强法国核力量的手段,肯尼迪于次年宣称,“我们不赞成建立各个国家的威慑力量……首先是法国,然后是另一个国家,接着又是一个,直到连续不断……”1963年肯尼迪遇刺身亡后,继任的林登·约翰逊也忠实地继承了这项政策。

1969年2月中旬,从约翰逊政府留任的助理国防部长保罗·沃恩克率先警告莱尔德防范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危险,同时敦促他说,五角大楼应该在此事上采取坚决态度。沃恩克坚信以色列将成为事实上的核国家,所以认为美国只有采取坚决行动,才能消除这种即将成为现实的可能性。

  美国对法国核计划的态度之所以从“半遮半露”变为“公开反对、明确限制”,首先与冷战形势有关:当时,华约与北约剑拔弩张,一不小心就可能擦枪走火。如果苏联万一攻占了西欧并接管法国的核力量,华盛顿绝对会寝食难安。

尼克松就职还不满一个月的时候,沃恩克向莱尔德递交了一份很长的备忘录,警告说,美国必须对以色列的核挑战做出强有力的回应,同时敦促莱尔德“考虑再次展开认真、协同和持续的努力,说服以色列终止研发战略导弹和核武器的行动”。莱尔德接受了沃恩克的意见,于2月底要求围绕此事召开白宫高级会议。

  此外,美方还相信,如果施以核援助,羽翼渐丰的法国最终会挤走美国,成为西欧诸国实质上的“保护人”。当然,迎回戴高乐的法国在许多国际事务上坚持与美不合作的立场,乃至肯尼迪、约翰逊与戴高乐糟糕的私人关系,也都是美国冷对法国核计划的重要原因。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厄尔·惠勒也强调了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危险性,同时建议总统过问此事并施压。

  尼克松来了改弦易辙

政府内部意见不一

  不过,随着尼克松于1969年入主白宫,美国对法核政策逐渐出现了松动。按照尼克松“头号军师”基辛格的说法,既然法国已经掌握了核武器,就得正视它,“法国拥有自己的核力量未见得是坏事……美国独霸核武器的状况反而不完全是健康的。”

然而,此事的一个未解之谜是,围绕以色列核计划的具体技术状况,美国究竟掌握了哪些情报。美国政府至今仍对此讳莫如深。莱尔德要求白宫召开会议的要求并未得到满足。相反,在尼克松的授意下,基辛格要求莱尔德、国务卿威廉·罗杰斯和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霍尔姆斯参加有关以色列核武器计划的政策研究。第40号国家安全备忘录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日后公开的档案显示,直到70年代初,法国的核力量依然很薄弱,全国只有36枚原子弹,且“有弹无枪”——缺乏能运载核弹头的导弹。这就意味着要发动核打击,只有用战机直接投放,就事关国家命运的战略武器而言,这种方式的确原始了点儿。

当基辛格把该备忘录交给政府机构时,他顺势绕开了军备控制和裁军署署长杰勒德·史密斯,而核扩散问题属于他的职责范围。尽管史密斯是由尼克松任命的,但基辛格还是躲开了该机构,这可能是因为他担心该机构负责人会支持莱尔德。如此一来,就会加大白宫以温和态度对待以色列的难度。

  法国公众对这一切并不了解,但法国高层很清楚自身的核力量究竟有几斤几两。1973年,法国外长米歇尔·若贝尔造访华盛顿,与尼克松和基辛格密谈了两天。行前,他专门让人草拟了一份购货清单,上面列满了他打算说服尼克松提供的核援助内容。美国国家档案馆新近解密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经过谈判,若贝尔最终取得了他想要的东西,满意而归。

图片 4

  若贝尔一厢情愿地认为,是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华盛顿改弦易辙的。而事实上,1972年美苏展开限制战略武器谈判后,尼克松便决定对法国伸出援手。在白宫的评估中,限制战略武器谈判确立了美苏的核均势,如果法国的核力量能够壮大,便能对苏联实施“侧翼包抄”。再者,帮助法国发展核计划,可以让它与英国形成竞争态势,从而削弱欧洲统一的势头。基辛格曾在一份文件中写道:“我们要防止欧洲团结成一个针对我们的集团。如果我们一直让法国抱着超过英国的希望,便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到了1969年5月底,基辛格要求国务院、国防部和中情局撰写联合报告。国务院和国防部在关键建议上意见一致:以色列应该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同时美国要遏制其核计划。它们还一致认为以色列应该私下向美国保证不会制造核武器。

  “让他们痴迷地流口水”

美以达成秘密交易

  在若贝尔去美国之前,法国已经决定研制采用分导式多弹头的M4弹道导弹。有了若贝尔铺路,1973年9月,法国国防部长罗伯特·加利再访华盛顿,将自家的核武器设计图交给美方专家,以咨询设计方案还存在什么问题。

虽然不清楚基辛格向尼克松提出了何种建议,或者尼克松当时有什么想法。总统可能认为美国的亲密盟友搞核扩散是可以容忍的,而这种想法减轻了他对以色列的忧虑,他甚至可能在就职之前亲自向某些以色列人做出过保证。

  同样是在上面提到的那份备忘录里,基辛格对加利的美国之行是如此算计的:一点点地告诉法国人核信息,而不是和盘托出。“我们的想法就是,要让加利流着口水(等待我们告诉他核信息),但不会一下子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而是先透露一点,让他们自己琢磨。”

1969年7月底,帕卡德和副国务卿埃利奥特·理查森都与拉宾见了面。理查森做了强硬表态,认为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将会导致与苏联的冷战冲突复杂化,从而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理查森要求以色列签署《核不扩散条约》,不“拥有”核武器,不研发“杰里科”导弹。

  在技术层面上,基辛格完全清楚法国需要什么样的情报。他也很明白,如果向法国公开提供关于技术资料,有违1954年修订的《原子能法案》。于是,美方提出了一个所谓“消极指导”的合作形式——法国核专家先描述他们正在做或将要做的事情,美国国家原子能实验室的专家们再来指出这些做法是正确还是错误。虽然从表面上看,这种“yes or no”的指导很粗略,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法国人来说却是无价的。而且,某些美国专家还可以摆脱安全人员的监控,在家中接待法国同行,向他们透露设计核武器的奥秘。

尽管各部门主张对以色列施加巨大压力,但尼克松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极力避免”利用喷气机交易施压。此外,尼克松还赞成拉宾的建议,决定把这个问题留待几周后与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会晤时再讨论。

  美法之间这种“保守得最好的秘密”始于尼克松政府,一直持续到里根执政时期,而且秉持了“消极指导”这种特殊形式,直到1985年才向美国国会做了正式通报。

由于尼克松不愿采取帕卡德和其他人支持的强硬手段,所以以色列人不必担心会发生对抗,梅厄本人在9月份与尼克松会晤时亲自了解到这一点。在那次会晤中,两国领导人达成秘密交易,默认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现实:只要以色列不公开承认,美国就接受以色列的核地位。

  不得不承认,秘密向法国提供核援助是美国的一着好棋——当时法国已退出北约,因此只要保密得当,它再怎么发展核武器,也不会招来苏联的抨击。并且,在两大阵营对峙的关键年代,借助法国迅速增长的核力量,华盛顿在应对苏联威胁上有了更多选择余地。SourcePh”>

在49年后的今天,这一秘密谅解仍是美国与以色列的核关系的基础。该政策从未得到任何一方的证实。两国遵守其基本规定,而不考虑这一默契是否已经过时或者是否有违国际核不扩散利益。

图片 5

以色列能够拥有核武器,被认为与尼克松和基辛格的“默许”密切相关

美国一位高级官员说,“我们容忍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同容忍英国和法国拥有核武器的原因是一样的,我们不认为以色列对我们是威胁。”在美国的默许和帮助下,以色列不断增加其核力量。据估计它目前拥有近200个核弹头,甚至大于英国的核武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