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至今未入土,遗体还能保存多久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看过一个电视剧,叫做《傻儿师长》,这个电视剧曾经在重庆电视剧播放,有一段时间很流行,而它的原型人物就是范绍增。

古代帝王想尽一切方法,寻医问药希望能够长生不老,当然最终都遗憾而终,因为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使得“永生”成为可能。

范绍增从小性格就很顽劣,他不喜欢读书,一读书就一个头两个大,所以他经常逃学,对于这个儿子,他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他长大后,倒是有了一个优点,那就是打仗非常勇猛,他还曾经参与过讨伐袁世凯的战争,后来只花了四年就成为了一个部队的团长。

世界上第一个用现代科学技术保存遗体的是列宁。1924年列宁去世后,为了伟人能够“永生”也为了完成人们的一种美好的愿望。于是,由苏联科学家发明的药液,对列宁的遗体进行浸泡,然后保存在水晶棺内,保持恒温16度。

图片 1

图片 2

1924年,杨森在四川担任起了军务,而范绍增因为领导的器重,因此成为了九混成旅的旅长,然后再次过了两年之后,他成了国民革命军20军第七师的师长,在这样的权势下,他迅速了成为了实力的代名词,而这个人同样比较喜欢漂亮女子,所以碰到了漂亮姑娘,就把她纳为自己的姨太太。

大家知道无处不在的氧气和细菌是遗体保存的天敌,它们使得保存遗体这项任务异常的艰巨。每隔一年半,就要换药水浸泡,花费巨大。尽管如此,浸泡只能养护皮肤,为了防止内脏腐化,必须先解剖,清除内脏,注射药水,才能“永生”。

当然,对于这些他强拉回来的姨太太,他很是宠爱,于是专门为了这些姨太太修建了一个比较大的公馆,并且将他的姨太太们都安置到了这里,但是很快他的好日子就结束了,他的对手上台,并在1937年罢免了他的职务。

1975年蒋介石逝世后,也有人建议将其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但是事与愿违,家属不愿意破坏蒋介石遗体,不愿意取出蒋介石内脏,最后,防腐师尽最大能力,在不伤害遗体的情况下,用传统的防腐方法,往遗体里注射福尔马林。

但很快,抗日战争爆发了,这个时候,范绍增表现的无比英勇,他直接向蒋介石请求前往上海一线去抗战,蒋介石觉得他勇气可嘉,便封他为88军军长。

而蒋介石的遗体至今没有下葬,这也是根据他生前的要求。为了有朝一日能“返回大陆”,并死后安葬在大陆,蒋介石死后,棺木一直没有下葬,只是暂时安放在台湾桃源县大溪镇与复兴乡交界处的慈湖。

在与日军的对抗中,他非常英勇,并且时常这样鼓舞着士气:“我们与日本人打仗,不论损失有多大,都得拼命把他们赶跑。”

正是如此,最近网上都纷纷爆出蒋介石将在几几年迁回大陆的新闻,引发了网友们对蒋介石遗体目前保存怎样的问题。

于是在接下来的抗日中,他亲临一线,辗转多个地点抗日,开始是在江西东乡附近,随后又转移阵地到了浙江,接着又到了宜昌与敌人作战,在宜昌打败了日军,收复了余杭一带,由于他的贡献很大,而且作战勇猛,部队给予了他嘉奖。

曾经当过两蒋贴身侍卫,并目睹当初蒋介石入殓全过程的的翁元接受台湾东森新闻独家专访时透露称:“遗体早已腐烂。”

而在他的抗日战争中,最辉煌的战绩就是击杀了一名日本师团长,这个人就是日军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在当时被他部下的步兵黄士伟,所埋下的地雷给炸死。这在日本军队中产生了特别大的轰动,因为这是日本陆军自创建以来,第一个被击杀的师团长。按理说,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说战后也要好好鼓励嘉奖一下,但是他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于是蒋介石在他打完抗日战争后就收回了兵权。

翁元还指出:“长久的防腐就要把内脏都拿掉,他们的家属当初都说不必要,所以技师就讲,遗体最多维持三个月到半年,一定会腐烂,因为内脏都没有处理。”

这让他一气之下回到了重庆,后来在1949年的时候在三汇镇发动起义,后来被人民政府调到了湖北省军区任副司令员。

并且翁元补充说到:“当初因为情急,找到的铜棺根本没有盖子,所谓的水晶棺盖也不是水晶,所以硬性条件也不具备。”

1953年,他成为河南省体育部门负责人,主持修建了郑州体育馆,这个体育馆在如今仍然还有着作用,后来还创办了重庆商业银行,而他在解放后也早已遣散了他的各路姨太太,只和一个妻子生活在一起。

翁元,籍贯浙江,他从1946年担任蒋卫士,一直到1975年蒋介石在士林官邸过世,在蒋介石身边快30年,包括老先生大殓,穿衣都随侍在侧。

七七年,范绍增死于郑州,享年83岁,在经历了一场场大战后,他的寿命算是很长的了,但是他死后的骨灰归属问题却被他的几个儿女争执不休,如今范绍增的骨灰暂时存放在他的大儿子家中,至今仍未入土。XLW

​翁元语气沉重地告诉媒体:“蒋介石的遗体,如果现在打开铜棺,真的不能看。”后来有专家说:“蒋介石尸体要尽快下葬,10年之内如不下葬,遗体就不行了。”XLW

蒋介石至今未下葬,遗体还能保存多久?

解放战争结束之后,蒋介石带着国民党逃到了台湾,从此以后,台湾和大陆因为政治的原因一直处于隔绝的状态,在蒋介石晚年的时候对于大陆家乡仍旧十分的思念,但是即便是这样,蒋介石也没有和大陆和好的意思。

古代帝王想尽一切方法,寻医问药希望能够长生不老,当然最终都遗憾而终,因为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使得“永生”成为可能。

可是台湾到了蒋经国手上的时候,就有很多的人开始直接抗议,要回大陆探亲,这其中最多都是当时和蒋介石一同来到台湾的国民党老兵,他们和蒋介石来到台湾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大陆看望自己的亲人,对于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使得他们抛开政治的原因,上街抗议。

世界上第一个用现代科学技术保存遗体的是列宁。1924年列宁去世后,为了伟人能够“永生”也为了完成人们的一种美好的愿望。于是,由苏联科学家发明的药液,对列宁的遗体进行浸泡,然后保存在水晶棺内,保持恒温16度。

当时蒋经国看见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想自己父亲蒋介石那样采取强制性的手段,而是制定一个可行的回大陆探亲的计划,当时国民党印发了一百多万张的探亲表,很快探亲表就被领完了,后来还加印过好几次,很多的国民党老兵通过这次机会回到阔别数十年的家乡。

图片 3

从蒋经国允许台湾同胞回大陆探亲之后,台湾和大陆的关系有了一些改变,两岸人民之间的往来也变得频繁起来,在蒋介石的孙子蒋孝勇晚年的时候,生患绝症,蒋孝勇当时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回到自己祖父的祖宅去看一下。

大家知道无处不在的氧气和细菌是遗体保存的天敌,它们使得保存遗体这项任务异常的艰巨。每隔一年半,就要换药水浸泡,花费巨大。尽管如此,浸泡只能养护皮肤,为了防止内脏腐化,必须先解剖,清除内脏,注射药水,才能“永生”。

后来在多方努力之下,蒋孝勇来到祖父的老宅,他仔细的看了祖父老宅的每一个角落,他想要以此来感受祖父的经历,后来蒋孝勇又去了蒋介石的母亲的墓前祭拜,看见眼前的这一番景象,再想到自己祖父一生的经历,蒋孝勇不禁泪目的说道:我们回来了。

1975年蒋介石逝世后,也有人建议将其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但是事与愿违,家属不愿意破坏蒋介石遗体,不愿意取出蒋介石内脏,最后,防腐师尽最大能力,在不伤害遗体的情况下,用传统的防腐方法,往遗体里注射福尔马林。

当时在场很多人听见这句话都为之动容,大家本都是炎黄的子孙,可是却因为政治的原因,导致两岸的亲人相隔两地,这对两岸的人民来说都是一件坏事,寻根大陆,是很多台湾一辈子都想要完成的一件事,蒋孝勇作为蒋介石的后代更是不例外。

而蒋介石的遗体至今没有下葬,这也是根据他生前的要求。为了有朝一日能“返回大陆”,并死后安葬在大陆,蒋介石死后,棺木一直没有下葬,只是暂时安放在台湾桃源县大溪镇与复兴乡交界处的慈湖。

即便是两岸人民如此强烈的要求之下,台湾政府今天仍旧一意孤行,不顾及台湾同胞内心最为殷切的期盼,想要台湾独立,使得两岸的人民仍旧饱受相思之苦,这样违背人民意愿的政府,终究只会被人民推下台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正是如此,最近网上都纷纷爆出蒋介石将在几几年迁回大陆的新闻,引发了网友们对蒋介石遗体目前保存怎样的问题。

尽管台湾政府多次刁难,但是我们相信台湾同胞的心仍旧和我们连在一起,和我们一起等待着两岸的统一,只要我们两岸同胞一同努力,台湾回归就指日可待。

曾经当过两蒋贴身侍卫,并目睹当初蒋介石入殓全过程的的翁元接受台湾东森新闻独家专访时透露称:“遗体早已腐烂。”

张学良给吕正操介绍了许多台湾的情况。谈了他对国民党新老人物的看法。谈到蒋家,张说:“现在蒋家的势力过去了。”

翁元还指出:“长久的防腐就要把内脏都拿掉,他们的家属当初都说不必要,所以技师就讲,遗体最多维持三个月到半年,一定会腐烂,因为内脏都没有处理。”

以前我对蒋先生很尊敬,后来发现他有好些事很不地道,那时我们部队不准招兵,可是他让胡宗南招兵。他的手令我都看见了,还要胡宗南不要旁人知道,这样哪行?我批评蒋先生的失败,主要坏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戴笠,一个是何应钦。蒋先生要是放松点,把那些杂牌军队都接收过来,就不至于这样了。

并且翁元补充说到:“当初因为情急,找到的铜棺根本没有盖子,所谓的水晶棺盖也不是水晶,所以硬性条件也不具备。”

蒋夫人非常聪明,这个人很厉害,开始的时候,她很想当国民党的主席。

翁元,籍贯浙江,他从1946年担任蒋卫士,一直到1975年蒋介石在士林官邸过世,在蒋介石身边快30年,包括老先生大殓,穿衣都随侍在侧。

蒋纬国这个人可没多大作用,我跟他很熟,这个人有点神经不正常。你听他说话,他连自己是谁的儿子都不知道。他本来有背景、有地位,要是神经正常何必这么做呢?

​翁元语气沉重地告诉媒体:“蒋介石的遗体,如果现在打开铜棺,真的不能看。”后来有专家说:“蒋介石尸体要尽快下葬,10年之内如不下葬,遗体就不行了。”

蒋孝武这个人还算有点出息,他相当聪明;章孝严是“外交部”的次长,这个人好厉害,很有能力;章孝慈,那个在学校教书的,没有多大能力。

解放战争结束之后,蒋介石带着国民党逃到了台湾,从此以后,台湾和大陆因为政治的原因一直处于隔绝的状态,在蒋介石晚年的时候对于大陆家乡仍旧十分的思念,但是即便是这样,蒋介石也没有和大陆和好的意思。

谈到台湾当局的核心人物李登辉与郝柏村时,张说:“我的看法,他俩能合作,台湾不会出什么问题。李登辉是相当爱国的人,不像蒋家,自私自利,李是相当有头脑的,决不会把国家破坏的;这个人我看不是台独,他是个学者,基督徒,我看他很尊重人,很会用人。郝柏村这个人好厉害,军人对他非常崇拜,他脑子是反共的。”

可是台湾到了蒋经国手上的时候,就有很多的人开始直接抗议,要回大陆探亲,这其中最多都是当时和蒋介石一同来到台湾的国民党老兵,他们和蒋介石来到台湾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大陆看望自己的亲人,对于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使得他们抛开政治的原因,上街抗议。

吕不同意张的观点,当即指出:“李登辉是跟台独搅在一起的,表面上好像不那么反共,骨子里却支持台独;郝柏村虽然坚决反共,但他主张祖国统一。”

当时蒋经国看见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想自己父亲蒋介石那样采取强制性的手段,而是制定一个可行的回大陆探亲的计划,当时国民党印发了一百多万张的探亲表,很快探亲表就被领完了,后来还加印过好几次,很多的国民党老兵通过这次机会回到阔别数十年的家乡。

张很关心祖国的统一。他说:“我看,大陆与台湾将来统一是必然的。两岸总不能这样长期下去,中国总有一天会统一,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那么如何统一?台湾说我是正统,大陆说我是正统,这个事情是最难解决的。”

从蒋经国允许台湾同胞回大陆探亲之后,台湾和大陆的关系有了一些改变,两岸人民之间的往来也变得频繁起来,在蒋介石的孙子蒋孝勇晚年的时候,生患绝症,蒋孝勇当时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回到自己祖父的祖宅去看一下。

吕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实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政策。

后来在多方努力之下,蒋孝勇来到祖父的老宅,他仔细的看了祖父老宅的每一个角落,他想要以此来感受祖父的经历,后来蒋孝勇又去了蒋介石的母亲的墓前祭拜,看见眼前的这一番景象,再想到自己祖父一生的经历,蒋孝勇不禁泪目的说道:我们回来了。

张说:“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你不能说这个是‘中华民国’,那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不能保存两个中央政府,换句话说,台湾不能还挂青天白日旗。大陆为什么就不能放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呢?”

当时在场很多人听见这句话都为之动容,大家本都是炎黄的子孙,可是却因为政治的原因,导致两岸的亲人相隔两地,这对两岸的人民来说都是一件坏事,寻根大陆,是很多台湾一辈子都想要完成的一件事,蒋孝勇作为蒋介石的后代更是不例外。

吕告诉他:“是两种制度,政府不能搞两个,台湾是特别行政区。但是有一条,我们现在不能放弃武力收回台湾这一手段。对台湾人民来说,我们不想用武力,不过台湾要是有外敌入侵,或是搞台湾独立,共产党决不能坐视不管。若放弃了使用武力,岂不是束缚了自己手脚,给外来势力、台独分子以可乘之机。”

即便是两岸人民如此强烈的要求之下,台湾政府今天仍旧一意孤行,不顾及台湾同胞内心最为殷切的期盼,想要台湾独立,使得两岸的人民仍旧饱受相思之苦,这样违背人民意愿的政府,终究只会被人民推下台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张将军说:“这我能理解。不过,我认为武力冲突是最不好的,最好是中国人不伤害中国人。我跟郝柏村很熟,我知道台湾的武力还是有的,当然空军是不行的,但地面的武装是有相当力量的。”“台湾这么小,大陆那么大,大陆的军队真的打过来了,台湾肯定顶不住,可是一场苦战,双方互有伤亡,都是中国人,真是冤枉。台湾的经济力量不小,要把它毁灭了是很可惜的。”吕说:“我们也不希望中国人自己相互残杀,就等于你过去的主张———和平统一,振兴中华。”

尽管台湾政府多次刁难,但是我们相信台湾同胞的心仍旧和我们连在一起,和我们一起等待着两岸的统一,只要我们两岸同胞一同努力,台湾回归就指日可待。

张将军表示,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一点力量。他说:“我过去就是做这件事的。———我虽然90多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我这不是为国民党,也不是为共产党,我是一个在野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愿为中国出力。我真是主张国家和平统一的,我不喜欢两岸打起来。我很欣慰的是,现在海峡两岸敌对的意思取消了,假使哪天用得着我,我愿意尽力。”

张学良给吕正操介绍了许多台湾的情况。谈了他对国民党新老人物的看法。谈到蒋家,张说:“现在蒋家的势力过去了。”

张将军表示,他与李登辉私交不错,都是基督徒,彼此可以讲实话。他回台湾后,要直接和李登辉讲明在纽约与吕见面的情况,转述“一国两制”的政策。他说:“我不能替李做主,也做不了主。但可原原本本地把你们的意见告诉李。听不听在他。”

以前我对蒋先生很尊敬,后来发现他有好些事很不地道,那时我们部队不准招兵,可是他让胡宗南招兵。他的手令我都看见了,还要胡宗南不要旁人知道,这样哪行?我批评蒋先生的失败,主要坏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戴笠,一个是何应钦。蒋先生要是放松点,把那些杂牌军队都接收过来,就不至于这样了。

张问吕,对台湾有什么话,他可以带回去,吕说:“别的一时谈不拢,但望早日实现‘三通’。”吕希望张今后在海峡两岸多走走,常来常往,张表示赞同,说:“我也愿意跟大陆的中枢诸公认识认识,不但邓小平,就是后继的江泽民,我也想认识认识。也许将来两方面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蒋夫人非常聪明,这个人很厉害,开始的时候,她很想当国民党的主席。

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蒋纬国这个人可没多大作用,我跟他很熟,这个人有点神经不正常。你听他说话,他连自己是谁的儿子都不知道。他本来有背景、有地位,要是神经正常何必这么做呢?

纽约三次会晤,虽未免短暂、仓促,但张将军与吕无所不谈,涉猎颇多。临分手时,张将军依依不舍地告诉吕,他也许会去洛杉矶与美国总统布什见面,但他不能等,因为他有自己的安排。如果成行的话,希望在洛杉矶再次相聚。

蒋孝武这个人还算有点出息,他相当聪明;章孝严是“外交部”的次长,这个人好厉害,很有能力;章孝慈,那个在学校教书的,没有多大能力。

中国近代史上,关于张学良有很多争议的话题,例如张学良到底爱不爱国,九一八事变的“不抵抗”命令是蒋介石下的还是张学良下的,张学良为何不回大陆,张学良死后为何不把遗物交给中国,等等。所有这些争论的话题,至今都没有“盖棺定论”。千秋青史自有定评,所以是是非非还是留待历史去评论。

谈到台湾当局的核心人物李登辉与郝柏村时,张说:“我的看法,他俩能合作,台湾不会出什么问题。李登辉是相当爱国的人,不像蒋家,自私自利,李是相当有头脑的,决不会把国家破坏的;这个人我看不是台独,他是个学者,基督徒,我看他很尊重人,很会用人。郝柏村这个人好厉害,军人对他非常崇拜,他脑子是反共的。”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张学良生性风流,好色成性。而且在这一点上,张学良也是亲口承认的。在玩女人方面,张学良还是能够做到“君子坦荡荡”。张学良晚年做了一首诗:“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对于爱国,张学良说:“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我是一个爱国狂。”

吕不同意张的观点,当即指出:“李登辉是跟台独搅在一起的,表面上好像不那么反共,骨子里却支持台独;郝柏村虽然坚决反共,但他主张祖国统一。”

晚年的时候,有人问张学良:“你为什么如此风流好色呢?”张学良并不忌讳这个问题,反而如实回答了。他在《张学良口述实录》中说道:“我为什么特别喜欢女人,其实是与我表嫂有关系的。”

张很关心祖国的统一。他说:“我看,大陆与台湾将来统一是必然的。两岸总不能这样长期下去,中国总有一天会统一,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那么如何统一?台湾说我是正统,大陆说我是正统,这个事情是最难解决的。”

原来张学良有一个表嫂,是他表哥的小妾。表嫂比张学良大了16岁,张学良16岁的时候,表嫂是32岁。正所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所以表嫂就喜欢调戏张学良。在没有人的时候,张学良也喜欢找表嫂玩。

吕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实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政策。

张学良发现表嫂和很多男人来往,每次去表嫂家,都能看到不同的男人,于是张学良就给表嫂取了一个绰号叫“连长”。16岁的张学良正处于青春期,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是很懂,只是好奇,还没有到风流的那一步。

张说:“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你不能说这个是‘中华民国’,那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不能保存两个中央政府,换句话说,台湾不能还挂青天白日旗。大陆为什么就不能放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呢?”

有一次,张学良去找表嫂玩,表嫂对他说了4个字:“还不进来。”张学良听到表嫂说这4个字,就想的有点多了。表嫂成为了张学良的第一个女人,也算是张学良的启蒙老师了。自此,张学良玩女人变得没有节制了。

吕告诉他:“是两种制度,政府不能搞两个,台湾是特别行政区。但是有一条,我们现在不能放弃武力收回台湾这一手段。对台湾人民来说,我们不想用武力,不过台湾要是有外敌入侵,或是搞台湾独立,共产党决不能坐视不管。若放弃了使用武力,岂不是束缚了自己手脚,给外来势力、台独分子以可乘之机。”

但是张学良晚年遗憾的说道:“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

张将军说:“这我能理解。不过,我认为武力冲突是最不好的,最好是中国人不伤害中国人。我跟郝柏村很熟,我知道台湾的武力还是有的,当然空军是不行的,但地面的武装是有相当力量的。”“台湾这么小,大陆那么大,大陆的军队真的打过来了,台湾肯定顶不住,可是一场苦战,双方互有伤亡,都是中国人,真是冤枉。台湾的经济力量不小,要把它毁灭了是很可惜的。”吕说:“我们也不希望中国人自己相互残杀,就等于你过去的主张———和平统一,振兴中华。”

张学良,人称少帅,相当于现在的国民老公,在当时的社会具有很高的声誉地位。张学良晚年冷笑说,一生最佩服一个人,不是毛主席也不是蒋介石。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张将军表示,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一点力量。他说:“我过去就是做这件事的。———我虽然90多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我这不是为国民党,也不是为共产党,我是一个在野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愿为中国出力。我真是主张国家和平统一的,我不喜欢两岸打起来。我很欣慰的是,现在海峡两岸敌对的意思取消了,假使哪天用得着我,我愿意尽力。”

根据历史记载,张学良从小不爱学习,却喜欢与小女孩一块玩。以至于后来张学良有一首诗在部队里广为流传:自古英雄皆好色,并非英雄尽好色,我辈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从这首诗可以看出,张学良是多贪玩。

张将军表示,他与李登辉私交不错,都是基督徒,彼此可以讲实话。他回台湾后,要直接和李登辉讲明在纽约与吕见面的情况,转述“一国两制”的政策。他说:“我不能替李做主,也做不了主。但可原原本本地把你们的意见告诉李。听不听在他。”

考虑到张学良不爱学习,张作霖就把他送往了学武堂,在张作霖被军炸死后,张学良就接管了东北三军,统领百万部队。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服从国民政府的管理,并继续担任东北三省总司令。

张问吕,对台湾有什么话,他可以带回去,吕说:“别的一时谈不拢,但望早日实现‘三通’。”吕希望张今后在海峡两岸多走走,常来常往,张表示赞同,说:“我也愿意跟大陆的中枢诸公认识认识,不但邓小平,就是后继的江泽民,我也想认识认识。也许将来两方面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1936年,蒋介石发动围剿红军,并命令张学良进行围剿,张学良不仅没有围剿红军,而且还送给了红军大量的武器,这究竟为何?

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经晚年张学良回忆,他说,中国人不能打中国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应该一致对外,同结一致,抵抗日军。至于东北不抵抗政策,只是决策上的一个失误
,与他没有太大关系。

纽约三次会晤,虽未免短暂、仓促,但张将军与吕无所不谈,涉猎颇多。临分手时,张将军依依不舍地告诉吕,他也许会去洛杉矶与美国总统布什见面,但他不能等,因为他有自己的安排。如果成行的话,希望在洛杉矶再次相聚。

张学良在接受采访时候说到,我这个人这辈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宽心。当时没有一个人同意我去亲自送蒋先生回南京,我是自己自作主张要送的,我觉得我无所谓,只要国家内战能停止,即使蒋先生枪毙我,我也无怨言。后来蒋先生确实对我还不错,没有枪毙我,只是软禁。

中国近代史上,关于张学良有很多争议的话题,例如张学良到底爱不爱国,九一八事变的“不抵抗”命令是蒋介石下的还是张学良下的,张学良为何不回大陆,张学良死后为何不把遗物交给中国,等等。所有这些争论的话题,至今都没有“盖棺定论”。千秋青史自有定评,所以是是非非还是留待历史去评论。

谈到蒋介石为什么会失去大陆?张学良说,说内心话,我并不佩服蒋先生,虽然我很尊敬他,但是他的那一套管理不了别人,他还喜欢猜忌,不相信任何人。毛主席我没见过,我不清楚,但是毛主席能够打败蒋先生,我想应该是位不错的领导人。不过具体我不了解。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张学良生性风流,好色成性。而且在这一点上,张学良也是亲口承认的。在玩女人方面,张学良还是能够做到“君子坦荡荡”。张学良晚年做了一首诗:“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对于爱国,张学良说:“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我是一个爱国狂。”

我最了解和佩服的周恩来先生,当时西安事变爆发,周先生亲自过来给我分析东北军的形势和国内形势,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晚年的时候,有人问张学良:“你为什么如此风流好色呢?”张学良并不忌讳这个问题,反而如实回答了。他在《张学良口述实录》中说道:“我为什么特别喜欢女人,其实是与我表嫂有关系的。”

而且周先生说话从来都是直话直说,他希望国家能够实现团结,我表示赞同,周先生并没有反蒋而要我杀死蒋先生,而是认为应该放了蒋先生,大家一起和解抗日,这确实令我感动,所以说我就服周恩来先生。

原来张学良有一个表嫂,是他表哥的小妾。表嫂比张学良大了16岁,张学良16岁的时候,表嫂是32岁。正所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所以表嫂就喜欢调戏张学良。在没有人的时候,张学良也喜欢找表嫂玩。

邓颖超多次派人赴美送去亲笔书信邀请张学良归国,而他为何直至最后客死异国的檀香山,都不曾回大陆?背后原因,究竟是因生病、惧怕日本天皇、妻子赵一荻的阻拦,还是国民党当局的限制?

张学良发现表嫂和很多男人来往,每次去表嫂家,都能看到不同的男人,于是张学良就给表嫂取了一个绰号叫“连长”。16岁的张学良正处于青春期,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是很懂,只是好奇,还没有到风流的那一步。

邓颖超写信诚邀张学良

有一次,张学良去找表嫂玩,表嫂对他说了4个字:“还不进来。”张学良听到表嫂说这4个字,就想的有点多了。表嫂成为了张学良的第一个女人,也算是张学良的启蒙老师了。自此,张学良玩女人变得没有节制了。

长期以来,史学界特别是东北张学良研究者们一直都在争论邓颖超是否真有一封信函寄给在美国的张学良。新世纪伊始,我们有幸见到了邓颖超这封信的影印件。

但是张学良晚年遗憾的说道:“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

1991年3月10日,当张学良和夫人从台北桃园机场踏上赴美探亲之旅的消息传到北京时,中共中央格外重视。中央书记处特别注意到,张学良在台北机场登机前对中外记者的谈话中,曾公开表示有回祖国大陆探亲的意向。

张学良,人称少帅,相当于现在的国民老公,在当时的社会具有很高的声誉地位。张学良晚年冷笑说,一生最佩服一个人,不是毛主席也不是蒋介石。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邓小平得知后,专一打电话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和国家主席杨尚昆,说:“你们应该开个会,研究研究这个问题。”并对如何迎接张学良的归来作了较为详细的指示。

根据历史记载,张学良从小不爱学习,却喜欢与小女孩一块玩。以至于后来张学良有一首诗在部队里广为流传:自古英雄皆好色,并非英雄尽好色,我辈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从这首诗可以看出,张学良是多贪玩。

为了欢迎张学良的归来,江泽民亲自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中台办、国台办和中央统战部等部委的负责同志。会上,江泽民对如何在张学良访美期间使其归来的事宜,作了进一步的安排部署。

考虑到张学良不爱学习,张作霖就把他送往了学武堂,在张作霖被军炸死后,张学良就接管了东北三军,统领百万部队。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服从国民政府的管理,并继续担任东北三省总司令。

根据邓小平和江泽民的指示,中共中央有关部门马上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并作了四项重要安排:一是当年6月在北京为张学良举办91岁寿庆活动;二是纪念九一八事变60周年;三是派人去沈阳修葺大帅府和大帅陵,为张学良归来后赴辽宁抚顺安葬其父张作霖的遗骸作好了前期准备工作;四是派出一位中央副部级以上的党内负责同志,亲自赴美国旧金山转达中共中央对于张学良的欢迎之意,此人并具体负责对张学良归来的一切事务性安排。

1936年,蒋介石发动围剿红军,并命令张学良进行围剿,张学良不仅没有围剿红军,而且还送给了红军大量的武器,这究竟为何?

前三项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但是,究竟派什么人赴美国迎接张学良归来却遇到了困难。当时,中央提出的副部级人选共有五六位之多,其中特别考虑到了张学良以前在东北军的旧部,如原铁道部部长郭维城、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万毅、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等人。他们都是我党内的老同志,也都和张学良将军有过特殊的战斗情谊。最后经中央书记处多次讨论,确定由吕正操赴美迎接张学良。

经晚年张学良回忆,他说,中国人不能打中国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应该一致对外,同结一致,抵抗日军。至于东北不抵抗政策,只是决策上的一个失误
,与他没有太大关系。

吕正操是张学良的故乡海城人,东北军的旧部袍泽;早年吕正操在东三省讲武堂读书时,张学良是他的老师;吕正操又是西安事变的直接参加者,他与张学良有着至深的私人感情。中央特别考虑到吕正操与所有拟定人选不同的是,他是几位人选中曾任职务最高的一位。在中央确定吕正操前往美国迎接张学良以后,邓颖超在中南海西花厅寓所亲自召见了他。

张学良在接受采访时候说到,我这个人这辈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宽心。当时没有一个人同意我去亲自送蒋先生回南京,我是自己自作主张要送的,我觉得我无所谓,只要国家内战能停止,即使蒋先生枪毙我,我也无怨言。后来蒋先生确实对我还不错,没有枪毙我,只是软禁。

此前,邓颖超根据中共中央和邓小平的意见,已以私人的名义亲笔为张学良写了一封欢迎信。由于当时邓颖超尚不知道赴美欢迎张学良的中共代表究竟是谁,所以她那封信上赴美中共代表的人名暂空。信的全文如下:

谈到蒋介石为什么会失去大陆?张学良说,说内心话,我并不佩服蒋先生,虽然我很尊敬他,但是他的那一套管理不了别人,他还喜欢猜忌,不相信任何人。毛主席我没见过,我不清楚,但是毛主席能够打败蒋先生,我想应该是位不错的领导人。不过具体我不了解。

汉卿先生如晤:

我最了解和佩服的周恩来先生,当时西安事变爆发,周先生亲自过来给我分析东北军的形势和国内形势,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数十年海天遥隔,想望之情,历久弥浓。恩来生前每念及先生,辄慨叹怆然。今先生身体安泰,诸事顺遂,而有兴作万里之游,故人闻之,深以为慰。

而且周先生说话从来都是直话直说,他希望国家能够实现团结,我表示赞同,周先生并没有反蒋而要我杀死蒋先生,而是认为应该放了蒋先生,大家一起和解抗日,这确实令我感动,所以说我就服周恩来先生。

先生阔别家乡多年,亲朋故旧均翘首以盼,难尽其言。所幸近年来两岸藩篱渐撤,往来日增。又值冬去春来,天气和暖,正宜作故国之游。今颖超受邓小平先生委托,愿以至诚,邀请先生伉俪在方便之时回访大陆。看看家乡故土,或扫墓、或省亲、或观光、或叙旧、或定居。兹特介绍本党专使×××同志趋前拜候,面陈一切事宜。望先生以尊意示之,以便妥为安排。

邓颖超多次派人赴美送去亲笔书信邀请张学良归国,而他为何直至最后客死异国的檀香山,都不曾回大陆?背后原因,究竟是因生病、惧怕日本天皇、妻子赵一荻的阻拦,还是国民党当局的限制?

问候您的夫人赵女士。

邓颖超写信诚邀张学良

即颂

长期以来,史学界特别是东北张学良研究者们一直都在争论邓颖超是否真有一封信函寄给在美国的张学良。新世纪伊始,我们有幸见到了邓颖超这封信的影印件。

春祺!

1991年3月10日,当张学良和夫人从台北桃园机场踏上赴美探亲之旅的消息传到北京时,中共中央格外重视。中央书记处特别注意到,张学良在台北机场登机前对中外记者的谈话中,曾公开表示有回祖国大陆探亲的意向。

邓颖超

邓小平得知后,专一打电话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和国家主席杨尚昆,说:“你们应该开个会,研究研究这个问题。”并对如何迎接张学良的归来作了较为详细的指示。

1991年5月20日

为了欢迎张学良的归来,江泽民亲自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中台办、国台办和中央统战部等部委的负责同志。会上,江泽民对如何在张学良访美期间使其归来的事宜,作了进一步的安排部署。

这已是邓颖超写给张学良的第二封函件了。第一件是一年前张学良在台北举行90岁寿庆时她致的贺电。那时,她的贺电高高悬挂在台北圆山饭店昆仑厅祝寿的礼堂正中,引起了海内外人士的一致关注。这次亲笔写成的邀请函,语言更加诚挚热情,充分表达了中共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这位离国多年的爱国将军的敬重之情。

根据邓小平和江泽民的指示,中共中央有关部门马上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并作了四项重要安排:一是当年6月在北京为张学良举办91岁寿庆活动;二是纪念九一八事变60周年;三是派人去沈阳修葺大帅府和大帅陵,为张学良归来后赴辽宁抚顺安葬其父张作霖的遗骸作好了前期准备工作;四是派出一位中央副部级以上的党内负责同志,亲自赴美国旧金山转达中共中央对于张学良的欢迎之意,此人并具体负责对张学良归来的一切事务性安排。

吕正操一行5人奉中共中央之命于5月23日悄悄从北京启程直飞旧金山以后,才发现晚来了一步:张学良早在几天前即从此地飞往美国东部城市纽约去访问亲友了。留在旧金山的是赵四小姐及她的儿子张闾琳。在这里,吕正操出席了为赵一荻庆寿而举行的活动,然后便率领随员飞赴纽约。

前三项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但是,究竟派什么人赴美国迎接张学良归来却遇到了困难。当时,中央提出的副部级人选共有五六位之多,其中特别考虑到了张学良以前在东北军的旧部,如原铁道部部长郭维城、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万毅、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等人。他们都是我党内的老同志,也都和张学良将军有过特殊的战斗情谊。最后经中央书记处多次讨论,确定由吕正操赴美迎接张学良。

张学良亲笔信敬复邓颖超

吕正操是张学良的故乡海城人,东北军的旧部袍泽;早年吕正操在东三省讲武堂读书时,张学良是他的老师;吕正操又是西安事变的直接参加者,他与张学良有着至深的私人感情。中央特别考虑到吕正操与所有拟定人选不同的是,他是几位人选中曾任职务最高的一位。在中央确定吕正操前往美国迎接张学良以后,邓颖超在中南海西花厅寓所亲自召见了他。

5月29日,吕正操在纽约曼哈顿贝祖贻夫人的住所里首次会见了老上司张学良。初次见面,吕正操只是礼节性的晤谈和赠送寿礼。第二天上午,吕正操在曼哈顿一家瑞士银行的经理办公室里,避开所有外人和张学良进行了一次长达1小时之久的单独谈话。

此前,邓颖超根据中共中央和邓小平的意见,已以私人的名义亲笔为张学良写了一封欢迎信。由于当时邓颖超尚不知道赴美欢迎张学良的中共代表究竟是谁,所以她那封信上赴美中共代表的人名暂空。信的全文如下:

他首先转交了邓颖超的亲笔信。张学良看到邓颖超的亲笔信,感慨万端。他顾不得使用放大镜,将发花的眼睛贴近信纸反复看了两遍。然后,他对吕正操动情地说:“周恩来我熟悉,这个人很好。请替我问候邓女士。”

汉卿先生如晤:

接着,吕正操又向张学良转达了邓小平、江泽民、杨尚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他的问候以及欢迎他借赴美之便返回祖国大陆探亲访友的良好意愿。张学良听后颇受感动。但是,由于事体重大,他说:“我这个人清清楚楚地很想回去,但现在时候不到,我一动就会牵动大陆、台湾两个方面。我不愿意为我个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复杂。”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数十年海天遥隔,想望之情,历久弥浓。恩来生前每念及先生,辄慨叹怆然。今先生身体安泰,诸事顺遂,而有兴作万里之游,故人闻之,深以为慰。

在随即开始的各界人士为张学良举办的祝寿活动中,中共代表吕正操考虑到种种不便没有出席这类公开的活动。6月4日,张学良在纽约的祝寿活动结束以后,他主动提出再次会晤吕正操。地点则安排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李道豫大使的官邸里。

先生阔别家乡多年,亲朋故旧均翘首以盼,难尽其言。所幸近年来两岸藩篱渐撤,往来日增。又值冬去春来,天气和暖,正宜作故国之游。今颖超受邓小平先生委托,愿以至诚,邀请先生伉俪在方便之时回访大陆。看看家乡故土,或扫墓、或省亲、或观光、或叙旧、或定居。兹特介绍本党专使×××同志趋前拜候,面陈一切事宜。望先生以尊意示之,以便妥为安排。

这次谈话整整持续了3个小时,谈话的范围也相当广泛。吕正操着重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大政方针。张学良对中国共产党的上述主张深表赞同,并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一份微薄之力。

问候您的夫人赵女士。

他向吕正操表示:“我过去就是做这件事的。我愿意保存我的这个身份,迟早有一天会用上。我虽然90多岁了,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愿意为中国出力。”

即颂

尽管张学良坦率地向吕正操表露了不能马上返回祖国大陆探亲的意思,但他仍然亲自执笔给邓颖超写了一封回信。他在信中写道:

春祺!

周夫人

邓颖超

颖超大姐惠鉴:

1991年5月20日

×××来美交下尊札,无限欣快。又转达中枢诸公对良之深厚关怀,实深感戴。良寄居台湾,遐首云天,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

这已是邓颖超写给张学良的第二封函件了。第一件是一年前张学良在台北举行90岁寿庆时她致的贺电。那时,她的贺电高高悬挂在台北圆山饭店昆仑厅祝寿的礼堂正中,引起了海内外人士的一致关注。这次亲笔写成的邀请函,语言更加诚挚热情,充分表达了中共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这位离国多年的爱国将军的敬重之情。

敬请×××代向中枢诸公致敬。

吕正操一行5人奉中共中央之命于5月23日悄悄从北京启程直飞旧金山以后,才发现晚来了一步:张学良早在几天前即从此地飞往美国东部城市纽约去访问亲友了。留在旧金山的是赵四小姐及她的儿子张闾琳。在这里,吕正操出席了为赵一荻庆寿而举行的活动,然后便率领随员飞赴纽约。

另转请×××转陈愚见。

肃此

敬颂夏安!

张××顿首再拜

6月2日

张学良在纽约出席旅美华人为他举行的寿庆活动后不久,即与夫人赵一荻于1991年6月27日经夏威夷飞回了台湾。

张学良为什么已有了回乡之便,却又不肯返回祖国大陆?海内外媒体对此议论纷纭。香港《信报》记者以专访的方式发表了一篇题为《张学良动向:先回台湾再作道理》的文章,其中说:“张学良以他的行动证明他为人重义,舍弃了从美国径赴大陆,早日了却扫祭亡父墓庐,并一偿半个世纪多渴望亲睹家乡面貌的愿望。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