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如果不是他,绝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说:

图片 1

面对战争中的不可预见性,优秀的指挥员必备两大要素:第一,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具有能够发现一线微光的慧眼;第二,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

今天,不是为了歌颂谁,不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剂心灵鸡汤,而在这个特定的时刻,也是困难的时刻,探讨一下我对将军的理解。历史上多少战功卓著的军队,最后都被腐败搞垮。我觉得,在今天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探讨关于将军的话题,绝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而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图片 2

卫国战争时期,苏军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大将讲过一句话:“战争到来,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时期的将帅。”什捷缅科大将作为卓有成就的苏军作战部长,他讲要淘汰一批叫做“拼花地板”的将军,就是和平时期在办公室之间踱步,从这个办公室踱到那个办公室就成为将军的。

能够发现微光,是智慧;敢于跟随微光前进,则是勇气。只有战争才能真正完成这样的识别,才能激发出军人在和平时期无论多么周密的审查筛选也难以发现的潜质。

图片 3

举一个我军指挥员的例子:韩先楚。

谢尔盖·马特维耶维奇·什捷缅科

韩先楚没有读过《战争论》,也不知道克劳塞维茨这种理论,但他绝对是一个在黑暗中可以发现微光并且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的我军杰出将领。虽然对他的宣扬不是很多,但在1955年我军授衔的上将中,他的作战效能最为突出。许世友也讲过,最佩服韩先楚。1950年海南岛战役,如果没有韩先楚“一意孤行”的决心,现在哪里会有什么海南国际旅游岛开发啊,什么到海南买房子、到三亚晒太阳,想都不要想了。

展开剩余97%

图片 4

今天我们万幸在这,在战争到来之前,我们开始变革,我们开始淘汰,否则,到了那一天,一切为时已晚。

当年海南岛战役发起的时候非常危险,离朝鲜战争爆发非常近了,而当时我们不知道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要爆发、6月27日美军第七舰队要割断台湾海峡。如果我们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不能拿下海南岛,美军同样还会割断琼州海峡。那么我们今天面对的不仅仅是台湾问题,还要加上海南岛问题了。我们真是从险境边缘走过来,擦着边走过来,这主要是韩先楚这样的战将积极求战的意识和毛泽东、林彪对这一风险作战方案的有力支持,使新中国避免了一场几乎难以避免的灾难。

图片 5

韩先楚(1913.02-1986.10),开国上将,40军首任军长。

将军,在中国是官,在西方是道

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将军,什么叫将军?春秋战国第一次出现将军这个名号。最初以卿为统军,卿即为将军,相当于宰相这样的大臣,是一个官职。

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从正在访问的苏联发回电报,通知海南岛作战前线的将领,作战计划推迟,“争取于春夏两季解决海南岛问题”。原定春节前后解决,但由于1949年10月三野攻击金门失利、11月攻击登步岛失利,两次渡海作战失利,损失不小。有鉴于此,毛主席特别指示四野打海南岛要特别注意,渡海登岛作战跟过去国内战争完全不一样,要特别谨慎,等登陆艇到,不要着急,所以作战计划推迟。

《左传》里讲“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将军还愁吃吗?将军还缺待遇吗?将军绝对没有食不果腹的时候。将军是一个待遇,是一个官位,我们自古以来就这么定位的。这点我们和西方有差异,西方的将军不是这么定位的。

图片 6

西方最早产生将军是希腊伯罗奔尼撒,最初叫是Strategos,就是将军;接着演化到Strategicon将道;再演化到Strategy战略。西方的将军不是官位,是什么呢?是将道。当我们讲“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的时候,西方强调“将军筹之而有不足”,将军是一个筹划,是一个管全盘、管总体、管大局的。

1950年2月1日,叶剑英领导的广东军政委员会开会,传达毛主席的指示,宣布战役发起时间推迟至6月份。这就向危险极大地靠近了,但是当时我们并不知晓6月25日朝鲜战争要爆发。

仅次于拿破仑、汉尼拔的腓特烈大帝讲过一句话,他说,“有一批军人,军队行军之时,他跟着行军;军队扎营之时,他跟着扎营;军队战斗之时,他跟着战斗。”

2月9日,邓华任司令、担任主攻海南岛的15兵团报告军委,“以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基本意思就是6月份不一定行,年底之前解决就不错。广东军政委员会推迟到6月份作战的设想都很危险,更不用说15兵团要推迟到1950年底了,真到那个时候,肯定黄花菜都凉了。

图片 7

问题是我们谁也不知道朝鲜战争即将爆发。毛主席都不知道,更何况我们这些前线指挥员。毛主席一直到1950年5月金日成访问北京才知道他们要行动。一开始我们中国人都不知道。

腓特烈大帝

图片 8

一批军人跟着干的、跟着混的,觉悟的并不多,这种现象东方和西方都存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会众院军事委员会,要规定未来到底要什么样的军人。

15兵团的两个军——43军和40军,对作战时间推迟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43军军长李作鹏回去按照上级要求传达到团以上主官,作战时间推迟;兼40军军长的韩先楚没有按照上级要求传达,把推迟作战指示压在军里,要求部队依然照原定的3月底前完成作战准备。韩先楚这样做是违反上级党委规定的。规定要将指示传达到团以上主官,韩先楚一个都不传达,就军党委少数人知道,部队不传达。当时15兵团致电军委:“我们意见,以购买登陆艇为好,争取买100艘,有可能则买200艘,每艘平均20万港元,共4000万港元”;“渡海作战为新问题,困难很多,但还有办法,目前主要是钱的问题”。

他们提出:

但韩先楚则认为不是钱的问题——我们今天难道不也是这样,动辄就是装备问题、经费问题——韩先楚认为不是钱的问题,不是装备问题。3月20日,韩先楚致电15兵团及四野司令部:“主力渡海登陆作战估计无大问题。”主动请战。为什么要这样?4月份的季风是顺风顺水,一旦错过,就只有9月份的季风了,间隔五个月。韩先楚不知道朝鲜战争要爆发,但他感觉错过4月份季风要等五个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夜长梦多,所以能早一些一定要早一些。当然他也把问题看简单了。毛主席要求推迟,四野司令部的林彪同意推迟,广东军政委员会的叶帅要求推迟,15兵团司令邓华要求推迟,四级领导在上面,韩先楚一个军长说要打就打了?所以电报上去不见回音,无人理睬。

军人,首先必须具有分析能力,能够超越孤立的事实或者是某一领域专长,看到并整理出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

图片 9

其次,必须是实用主义的,能够有意识的重新构建自己的战略模式,使之符合形势和实际的需要。

3月31日,韩先楚以40军党委名义致电15兵团,“大规模渡海作战条件已经成熟”,照样没人理睬。到4月7日再发电报的时候,40军政委都不愿与他连署了,韩先楚自己署名,分别致电15兵团、四野、军委,要求立即发起海南岛战役,“如43军未准备好,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他一个军就能把它打下来!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建议,最后甚至越级建议,强烈表现出韩先楚求战之咄咄逼人。

第三,必须具有创造性,经常要挑战现状。

当然韩先楚也不是简单的鲁莽,你看他的电报同时致15兵团、四野、军委,他知道兵团肯定不同意,军委在没有前方同意时也不好越俎代庖,他主要是发给在武汉的林彪,先说服林彪,再通过林彪说服毛主席。他抓住了指挥的要害。韩先楚当时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积极求战呢?像我们今天拍电影一样,全军将士欢呼雀跃,决心书请战书一大堆吗?不是。当时40军也是牢骚怪话满天飞,很多干部说:“韩副司令,你就干15兵团副司令多好,兼什么40军军长呀,你这一兼,我们都要跟你革命到底——革命到海底去了。”

第四,必须接受过多种教育,是通才,而不是专才。

我们可以想见,当时四野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新中国已经成立了,别的部队都在转业复员,干部到地方当乡长、镇长,回去结婚、生孩子、过日子,这支部队还在打仗,很可能要牺牲在黎明时刻,最后一拨儿倒下的很可能是他们。而且渡海登岛作战前面没有胜利的例子,金门登岛作战,三个团上去,结果全部牺牲;登步岛作战损失也不小,连登步岛都没拿回来。这些事实对官兵影响不小,感到牺牲的可能性很大,想往后推,等好装备来。部队笼罩着强烈的畏惧渡海作战情绪。

美国国会众院军事委员会专门提出,“职业军事教育还在培养战略思想家吗?我们的军队是否在战略和武器系统研究方面花费时间太多,没有时间从战略的角度进行思考”,他讲Strategy
/将军,一定是从这个角度完成统筹。

这种情绪不要说一般的官兵,40军参谋长宁贤文的自伤更是明证。他说“特务把我打伤了”,但警卫员说:“我保证我的首长不被特务打伤,但他怎么伤的,我也不知道。”宁贤文这位40军的虎将,在韩先楚当第三纵队司令的时候,是下面三个师长之一,三个师长中优先提到参谋长。但这员虎将在大海前、在登岛作战前打怵了,拿石头自己把自己砸伤,想躲避战斗,不上前线。尤其是宁贤文看见毛主席的指示电报,认为金门作战失利的很大原因就是师指挥班子没有上去,上去的三个团各自为战,最后统一协调也不是很好。

图片 10

毛主席要求,海南岛作战要吸取教训,第一拨儿登岛部队军指挥班子必须上去。宁贤文明白,韩先楚军长积极求战,自己又是军参谋长,毛主席要求军指挥班子第一拨儿要上去,那么自己肯定得上去。他害怕了,把自己弄伤,最后被撤了40军参谋长的职务。大战在即出这样的问题,对部队能没有影响?韩先楚就是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仍然积极主战,强烈主战。我们从来不否认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但更不能否认关键时刻领导者是中流砥柱。没有这样的中流砥柱,听大家的意见,听班子的意见,听群众的意见,大家都说不打,领导也觉得不能打,都要推迟,后果不堪设想。

将军,要能打仗,打胜仗

图片 11

巴甫洛夫和朱可夫,20世纪30年代苏军两颗新星,斯大林最喜欢的两名战将,他俩同时出任坦克实验团团长、军长、军区司令。巴甫洛夫是苏军头号坦克战专家,斯大林对其重视程度超过朱可夫,一直把他放在最重要的方向担任军长、军区司令。朱可夫是一个游击队、救火队,哪有事去哪。大型对抗演习朱可夫从来担任蓝方司令,巴甫洛夫从来扮演红方司令。

我们过去说过,万幸有毛泽东这样的领袖。今天还要加一句:万幸有韩先楚这样的战将。

图片 12

4月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韩先楚的电报说服了林彪,林彪说服了毛主席,通知四野15兵团立即实施。4月16日,海南岛战役开始。43军因传达过作战时间推迟,大家都松下来了,已来不及做好准备,船也不够,水手也不够,第一拨儿只能凑一个半团登岛。40军因韩先楚事先不传达,各级不知道作战计划推迟,都在抓紧准备,结果第一拨儿六个团登岛,韩先楚率先登岛。军的指挥班子里他第一个登岛。

巴甫洛夫大将

挑选第一拨儿登岛指挥员和政工人员的时候,韩先楚自己讲也算伤了心。都是过去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那一刻好像有很多干部他都不认识了。他把眼睛扫到哪里,那里的人就把脑袋低下来,回避他的目光。很明显,他们都不想第一拨儿上去。金门作战第一拨儿上去的一个都没回来,这种阴影不可能不影响海南岛作战。没人报名,韩先楚第一个报。4月16日海南岛战役开始,第一拨儿上船、第一拨儿登岛的军事主官,就是15兵团副司令兼40军军长韩先楚,政治主官是118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登船的时候,我们有的团干部说忘带了东西,有的说下去上个厕所,船发了,也不见他们回来。

作为苏军头号坦克战专家、长期研究实验新型兵种的领导人,还当过苏军装甲兵司令的巴甫洛夫,就这样的人物,最后,你看他脑袋进水了,竟然向斯大林、向军事委员会呈交了一份取消坦克军的报告。致使苏军在二战之前,德国的军事闪击计划和装甲集团大规模的闪电战开始时,取消了坦克军。

越看这种现象,你越能知道韩先楚坚决求战、率先登岛的精神是多么可贵。后来登岛作战进展神速,很快海南岛全境解放,原来没登岛的全上去了,照海南岛解放纪念照,密密麻麻站了很多人。40军117师师长邓岳气得要死,说,一照相,这些人就都来了,还好意思站在前面。邓岳不照,不愿跟这些人一起照。韩先楚说:“老邓啊,照吧,胜利了,大家都好,照照照。”韩先楚从来不计较这些,胜利了,大家都好,过去的事就过去,不再计较。一句老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韩先楚不屈不挠的果敢,使新中国成功回避了一次险境,实现了当局也不迷。

为什么这样一个专业人士在这样一个时候做出如此错误的决定?

5月1日,海南岛全境解放。

因为苏军大清洗。

图片 13

1937年3月,提出大纵深作战理论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基辅军区司令亚切尔、白俄罗斯军区司令乌保列维其、西伯利亚司令艾德曼、伏龙芝军事学院院长柯尔克等高级将领被清洗。斯大林希望其他的高级将领与图哈切夫斯基,与西方资产阶级军事思想划清界线。

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巴甫洛夫的战略思想,底子就是图哈切夫斯基的大纵深作战理论思想。

6月27日,第七舰队隔断台湾海峡。

这是非常敏感的时期,认为图的理论是错误的,要跟图哈切夫斯基划清界限。于是巴甫洛夫从西班牙内战回来后,向斯大林、向苏联军事最高当局提出了报告——利用坦克集群奔袭不可能取得胜利。

这是多么危险的历史节点,充分展现军人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的可贵。对海南岛作战,我们惯常的总结是,军委领导正确,前方部署得当,部队作战英勇。里面的精彩点在哪里?胜败的转折点、枢纽点在哪里?人的作用在哪里?主官的作用在哪里?主官的意志在哪里?还是林彪讲的那句话:“战术有千百条,头一条就是肯打。”离开了“肯打”,纵然理论妙笔生花,也全是白扯。离开“肯打”,一切皆空。

苏军在二战之前犯下了致命错误,德国人正在组织装甲集群,而苏军按照巴甫洛夫的建议取消了坦克军,结果巴甫洛夫方面军在德国装甲集群大纵深机动下全军覆没。非常残酷的教训。

而韩先楚的最大特点就是肯打,如林彪所说,是有强烈的吞掉敌人的企图心。一名指挥员,一名将军,若是没有强烈的吞掉敌人的企图心,而只有强烈的要求提拔的企图心,绝对不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员和将军。韩先楚作为我军的杰出战将,你看他,脱掉军装就是一个农民,这是他的本色。这些农民出身的将领,在中国革命战争的熔炉中熬炼成战效能非常高、战场感觉非常好的杰出战将。看看他的战绩:

1941年6月22日,德军“巴巴罗萨”计划开始,就是两个霍特第三装甲集群和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集群,两只铁钳,五天之内,完成对巴甫洛夫最重要的西方方面军的合围,近40万部队被围在里面。

1946年5月,发起鞍海战役,开创东北敌军一个师战场起义先例;

巴甫洛夫一直不知道大难临头,他按斯大林的要求,指挥一线部队,还把部队往前面调,一线配置坚决堵住德军的进攻。斯大林6月30日是从德国电台中收听到西方方面军被包围的消息。立即要朱可夫通过无线电台与巴甫洛夫通话,询问德方报告是否属实?巴甫洛夫这时候才如梦初醒。立即调飞机到明斯克,把方面军的司令、参谋长全部拉到莫斯科。

1946年10月,参与指挥新开岭战役,开创东北战场一仗全歼一个师战例;

图片 14

1947年3月四保临江,开创一仗全歼敌一个精锐师又一个团;

巴巴罗萨计划

1947年冬季攻势作战,奇袭威远堡,开创长途奔袭敌主力战例;

7月1日,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大将、参谋长等被送交军事法庭。7月8日,包围圈内苏军部队消耗殆尽,30万人被俘虏,包括数名军长、师长,损失坦克2500辆、火炮1500门,西方面军全军覆没。这是二战初期最大的惨痛。

图片 15

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和方面军参谋长克里莫夫斯基赫自德军开始进攻后惊慌失措,指挥无方,致部队瓦解,大量仓库武器流入敌手,擅离方面军岗位,致敌有机可乘,突破方面军防线。方面军通讯处主任格里高利耶夫,理应在方面军司令和作战司令之间建立持续通畅通讯,但惊慌失措,无所作为,未采用无线电联系,致使作战最初几天,各作战部队处于无指挥状态。第四集团军司令科普洛科夫惊慌失措无所作为,可耻地抛弃信任他的部队,致使该军瓦解,导致巨大损失。

1948年至1949年,参加辽沈、平津、衡宝、两广战役;

这场战争,苏军三个惊慌失措,方面军司令、参谋长惊慌失措,通信主任惊慌失措,集团军司令惊慌失措。

1950年4月,推动海南岛战役提前发动并率先登岛;

最后的处置是西方方面军司令巴甫洛夫大将、西方方面军参谋长克里莫夫斯基赫中将、西方方面军通讯处主任格里高利耶夫少将、集团军司令科普洛克夫少将立即枪毙。

1951年1月,指挥志愿军三个军突破“三八线”,占领汉城。

除了这些西方方面军领导,还有以下将军被解除军职:第六步兵军长阿列克谢耶夫少将、第五十六集团军参谋长阿奴啥米样少将、国防委员会委员伊万诺夫中将、伏龙芝军事学院明少将、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梅德克夫少将、坦克师师长并任27集团军参谋长纪万诺夫少将、30集团军步兵军军长谢德娃洛夫中将、列宁格勒方面军参谋长谢娃施科夫少将、军事交通局局长耶可耶夫斯基中将、15步兵师师长科奴尼夫少将。

现在手机微信上有个段子,说一个老者到了汉城——今天叫首尔了。有人问他以前来过吗,他回答说来过。又问:“护照上怎么没有记录?”老者答:“上次老子是开坦克来的,不用护照。”

斯大林在最高统帅部的文告里写道:我警告,无论是谁,如果违背军人的誓言、忘却对祖国的责任,玷污红军战士崇高称号、表现懦弱和惊慌失措、擅离战斗岗位,以及未经战斗,即向敌人投降,都将受军法最严厉的惩罚。此命令向团级及以上所有指挥员传达。

这是个段子,讲的就是志愿军第三次战役,韩先楚率部占领汉城。1950年12月的第二次战役中,韩先楚指挥带领38军勇猛穿插追击,迫使美第八集团军军长沃克中将翻车身亡。沃克是美军著名将领,曾在欧洲战场出任第四装甲军军长,以迅猛强悍出名,获得“猛狗”称号。朝鲜人民军说沃克是他们打死的。美国人回忆是志愿军追得太紧了,撤退时吉普车被挤翻沟里,沃克是翻车摔死的。

卫国战争开始,苏军面临巨大灾难,西方方面军全军覆没,对士气影响巨大,但苏军统帅部对高级军官的严厉惩处,又使失败之中低落的士气开始重新振作。高级指挥员认识到,必须照看好自己的部队,必须消灭当面的敌人,必须取得战斗胜利。

韩先楚是这样的杰出将领,后来很多人采访他,请他讲作战体会、制胜要点。

斯大林最信任的两名战友之一——巴甫洛夫被枪毙了,他只能对朱可夫委以重任。但在一开始,斯大林反对朱可夫的作战方案。

他文化水平不高,没有任何理论羁绊,所以讲得非常实在,就是一句话:“对手不知道我的厉害。”

图片 16

多么强有力的语言!背后支撑的是多么强有力的个性!我们今天的将军,如果只是说“对手不知道我的温柔”,“对手不知道我的和谐”,“对手不知道我的顾全大局”,还算真正意义上的将军吗?当年汉高祖刘邦感叹“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韩先楚就是这样的猛士。韩先楚从朝鲜战场回来,毛主席要他到福州军区当司令。他不想去。福州军区是三野的部队,他不熟悉,没有指挥过。

朱可夫

图片 17

1941年8月,德军向斯博林斯科进攻,向南方面军大幅度突击,这时候,西南方面军卓有成效的战斗,使德军感到非常头痛,打不进去。但是由于西南方面军的两翼都失败了、西方方面军全军覆没、南方方面军作战失利,西南方面军就形成一个凸出部,非常危险,很容易被德军隔断,这个凸出部有苏军的部队80万。

毛主席说,不想去也要去。毛主席就是要把一个解放海南岛的人放在福州当司令,让台湾方面看看,打下海南岛的人,现在到了他们当面。这就是领袖的用人方略。你说威慑仅仅是一些兵器吗?仅仅是东风-316、巨浪-27、东风-218吗?在这里我们看到,指挥员也是威慑,人也是威慑。毛主席把韩先楚放在福州就是威慑,这真是指挥员的最大效能、最高荣耀。

所以总参谋长朱可夫向斯大林建议放弃乌克兰首都基辅。斯大林勃然大怒,“你说什么?!把基辅交给敌人?简直胡说八道。”朱可夫回了一句,“你如果认为你的总参谋长只会胡说八道,那么请你解除我的职务。”

军旅作家朱苏进写过一段十分深刻的话,描述类似韩先楚这些将军:“差不多都是被苦难所逼,被迫扯起战旗,投奔共产党闹革命,他们是别无选择而后成大器。也就是说,他们是为了求生,而不是为了出仕为将才慨然从戎的。这就使他们的戎马生涯带有以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彻底性。在他们身上,浓浓地聚集着东方的、民族的、党性的、血缘的精神内涵。必须深刻地理解他们,研究他们,欣赏他们,然后才可能正确地继承他们。”

斯大林当场把朱可夫解职,派到战事最危险的列宁格勒担任司令。朱可夫的预言不幸言中了,德军古德里安的装甲集群,和另一个装甲集群,在乌克兰的洛维尼察完成了对西南方面军全军合围。

这句话多好啊,“别无选择而后成大器”。我们今天的选择太多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选择太多,退路太多,我们难成大器。他们背水一战,他们一意孤行,他们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他们终成大器。今天我们讲军事教育、军事训练,要研究和关注过去那些人是怎么冲杀出来的,这是我们今后取之不尽的财富,是我们的军事教育取之不尽的财富。

德军战史记载,世界战史上最大规模合围战——基辅合围战,生俘苏军60多万。西南方面军,卫国战争最卓有成效的指挥员吉尔波罗大将和参谋长战死。

图片 18

基辅战役

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德军向莫斯科逼近。惨痛的教训使斯大林真正认识到了朱可夫的价值。

1941年11月,德军中央集群突破加里宁方面军的防线直逼莫斯科城下,斯大林亲自打电话给负责莫斯科城防的西方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我怀着内心的痛苦问你这个问题,就是能不能守住莫斯科?希望你作为一名布尔什维克诚实地回答我,你告诉我,守不住,你就说实话。”

他知道朱可夫是个说实话的人。当时全部莫斯科外国大使馆撤离到西伯利亚,斯大林没有走,统战部没有走,能不能守住?作为西方方面军司令,朱可夫握着电话听筒沉默了一分多钟,他在《回忆录》中写到“我能听到话筒那面斯大林急促的呼吸声”,最后告诉斯大林“我们能守住。”

所以才有著名的1941年10月7日的红场阅兵,阅兵完的部队直接开赴前线,甚至是有几辆坦克,刚刚开出红场就掉头,进入莫斯科的城防。在那个严峻的形式下,朱可夫发挥了杰出的作用。

图片 19

悲壮的1941年红场大阅兵

巴甫洛夫和朱可夫是斯大林最欣赏、最信任,也一直委以重任的两名苏军高级将领。命运却完全不一样。

巴甫洛夫,不认识战争模式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主观上将军事问题政治化,用政治上与斯大林保持一致作为最高标准,最终使自己的部队和自己都陷入了灭顶之灾。

朱可夫,则以夺取战争胜利为最高标准,虽经沉浮,却最终成为卫国战争中最杰出的将领,四次“英雄”称号获得者,斯大林最欣赏的战将。

图片 20

红场上的朱可夫元帅

军人之与国家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国家养军队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们说自战争诞生军人这种职业,就不是承受失败的,军人生来为战胜,但是战争的法则是钢铁一般的地位,战场荣辱,不是军人的选择,是战争的选择。一支平素慕于虚荣而荒于训练,精于应付而疏于战备的军队,一支高级军官无危机感、无紧迫感的军队,一支军人忙着文过饰非、追逐利益却不枕戈待旦的军队,兵力再多,装备再好,无有不败。

我们有一句话,上级可以欺骗,部署可以欺骗,百姓可以欺骗,只有敌人欺骗不了。

一旦发生战事,敌人你欺骗不了,要吃大亏,要满盘皆输,这个时候我们还能说军人仅仅是一个官,位次上卿,仅仅是一个待遇,衣食无忧?

那军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甲午战败,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定远管带刘汝成、镇远管带林镇宗、济远杨若营自杀,自杀了又如何,留下了一纸《马关条约》,空前的割地赔款,就是对国家和民族有交代吗?

八国联军侵华,李秉恒受命抗击八国联军,京城从皇帝到百姓都对他寄予厚望。但刚到北京通县张家湾,李秉恒就自杀,留下遗书“天下事从此不问鬼城”,全军不战自溃。反正我死了,管你们怎么着呢。军人就这样完成责任了吗?

牺牲是军人的最高付出,但不是军人的最大奉献,国家和民族养育军队,是让你夺取胜利的,不是让你关键时刻一死了之的,能打仗,打胜仗,这是对军人最根本的要求,这是军人存在于国家最大的意义,除此无他。

图片 21

将军,一定要气盛,从灵魂里都是军人

德军名将施里芬,某次搭乘火车旅行,副官为了打破旅途沉寂,谈起车外山川的景色如何美丽,施里芬唯一的答复是“微不足道的障碍”。施里芬根本没心思看什么美丽山川,他看到的就是障碍的问题,能否克服的障碍的问题。像施里芬这类人,从灵魂里都是军人。

我们很多人穿着军装,吃喝玩乐,他的壳是军人,灵魂一天都不在军营里呆过。我军的名将粟裕也是灵魂里都是军人。胜利进城了,别人在繁华大街上逛商店,看商品,他却琢磨这个街区怎么攻占,那个要点如何防守,他夫人都觉得他真没情趣。和平生活十几年,每晚就寝,他都将衣服、鞋袜仔细放好,一旦有事,可以随时摸到,立刻准备,枕戈待旦。

图片 22

粟裕在前线指挥

1958年,反教条主义,粟裕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调到军事科学院当副院长,不指挥部队了。但他思想一天都没有松懈,还是这样,随时准备,枕戈待旦。生命垂危,在301医院住院,靠别人帮助穿衣服,但他还是要按照军队条令的要求把毛衣整整齐齐紧紧的扎进裤腰,因为军队条令的要求。

绝不轻视胜利之前的准备,你看施里芬和粟裕的准备,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人,这些军人对任何一个国家军队来说凤毛麟角,非常少。拿破仑打了一辈子的仗,无数人跟着他成为了将军,无数人愿意成为他的将军。但他最后感叹,很少可以找到愿意打仗的将军。

湘军悍将胡林翼讲,“兵事毕竟归于豪杰一流,气不盛者,遇事而其先慑,而目先逃,而心先摇,平时一一禀承,奉命惟谨,临大难而心中无主,其识力既钝,其胆力必减,固可忧之大矣。”

胡林翼强调军人一定要气盛,将军一定要气盛。平时很听话,凡事一一禀报,一到大难临头,一点儿办法没有,表面上与中央保持一致,你说怎么干,我怎么干。一点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你说这是将军吗?将军和士兵都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就这么简单概括了将军的全部特质了?

我觉得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也可以真正体会一下将军的意义。

图片 23

将军,要有智慧,有勇气

克劳塞维茨讲,“面对战争中不可预见性,优秀指挥员必备两大要素,这两大要素在和平时期一个也看不出来,但在战争时期是绝对管用。

第一,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具有能够发现一线微光的慧眼。

第二,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的勇气。

前面是智慧,后面是勇气。在战争中才能完成这样的选择,才能激发出在平常、在公开、在审视、在公布,大家提意见,也不能发现的潜在的区别。”

我军指挥员——韩先楚,他没有读过《战争论》,肯定也不知道克劳塞维茨的这种理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在黑暗中可以发现微光,并且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的优秀指挥员。

他是我军上将军衔中作战效能最为杰出的,虽然对他的宣扬不是很多,但海南岛战役,如果当年没有韩先楚的决心、“一意孤行”,现在哪会有海南岛国际旅游的开发啊!什么海南岛房地产、什么到三亚晒太阳,这些根本就不要想了。

韩先楚

当年海南岛战役发起的时候非常危险,我们不知道朝鲜战争要爆发。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27日,美军割断台湾海峡。我们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如果不拿下海南岛,美军同样还要割断琼州海峡。大陆今天面临的首要问题,就不是台湾问题,而是海南岛问题了。我们从擦着边缘险境走过来,我们战将的主战意识使新中国避免了几乎难以避免的灾难。

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正在苏联访问,突然发电报给参与解放海南岛作战的将领:鉴于三野攻击金门、攻击东部岛两次失利损失很大,四野打海南岛要特别注意,渡海登岛作战跟过去国内战争完全不一样,要谨慎,要等登陆艇,不要着急。所以原定春节解决海南岛问题的作战计划推迟,争取于春夏两季解决。

1950年2月1日,叶剑英元帅领导的广州军政委员会开会,传达毛主席领导指示,宣布战役发起时间推迟至6月份。2月9日,邓华领导的主攻海南岛的15兵团,报军委“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15军团党委觉得6月份都并不一定行,1950年底打下来就不错了。

6月份?若推迟至6月份,朝鲜战争爆发,就来不及了。若按15兵团推迟到年底,更是黄花菜都凉了。15兵团攻击海南岛的两个军,43军和40军,43军的李作鹏回去按照上级要求,传达作战时间推迟的指示;40军的韩先楚违反上级党委传达到团以上每一个人规定,他一个都不传达,就自己知道,还是要求部队3月底以前完成作战准备。

当时军委和15兵团的意见:“我们的意见以购买登陆艇为好,争取买一百艘,可能买两百艘,平均每艘20万港元,共需要4000万港元。渡海作战为新问题,困难多,但还有办法,目前主要是钱的问题,装备问题。”

现在我们普遍讲钱的问题,装备问题,当年也是这么讲。

韩先楚说不是钱的问题,不是装备问题。

3月20号,韩先楚致15兵团及四野令,主动请战,渡海登陆作战估计无大问题。毛主席都不知道朝鲜战争要爆发,韩先楚也不知道,那他为什么请战?韩先楚说,只有四月份的季风,顺风顺水,一旦过去就只有九月份的季风了,要隔五个月。他感觉到情况不好,未免夜长梦多,不如及早干。

毛主席要推迟,武汉指挥所的林彪要推迟,广州军政委员会的叶帅要推迟,15兵团司令邓华要推迟,韩先楚有四级领导在上面,一个军长说要打,电报上去无人理。

3月31日,韩先楚与40军党委致15兵团——大规模渡海作战条件已经成熟。照样没人理他。到4月7日,再发电报的时候,军政委都不敢和韩先楚连署在一起了。他自己写电报,一而再,再而三的建议,这是干扰军委的决心。

4月7日的电报,是韩先楚自己拍发的,致15兵团、四野、军委,要求立即发起海南岛战役,如43军未准备好,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一个军打下来,没问题。韩先楚咄咄逼人。

当然这份电报比较巧,为什么?他知道直接发15兵团肯定不行,他主要是发林彪、主要是武汉,通过林彪说服毛主席,他抓住了主要地方。韩先楚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积极求战呢?像我们今天拍的电影一样,全军将士欢呼雀跃,决心书、请战书一大堆都要请战吗?不是。40军当时牢骚怪话满天飞,很多干部说你韩军长15兵团副司令当的好好的,兼什么我们军长啊,我们就要跟你革命到底,革命到海里去了。

当时四野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新中国已经成立了,别的部队都在转业复员,当地方的乡长、镇长,都在结婚生孩子、过日子,我们还在打仗,很可能黎明之前,最后一拨倒下的是我们。

而且再看金门渡海登岛战例,都感到牺牲的可能性非常大,当时的部队不是积极求战。这种情绪不要说一般的官兵,40军参谋长林贤文自伤,想躲避这场战争。他说:“特务把我打伤了”,把警卫员叫来审,警卫员保证:我保证我的首长不是被特务打伤,首长怎么伤的,我也不知道。军参谋长自己搬石头把自己脚砸了,伤了,不能上前线。

林贤文,40军的虎将,韩先楚当三纵队司令的时候,他是下面三个师的师长之一,并且优先提到参谋长。林贤文看见了毛主席指示的电报,讲攻击金门失利,很大的失误是师级指挥班子没有上去,上去的三个团各自为战,最后的统一协调步骤也不是很好。毛主席要求,攻击海南岛第一拨,军指挥班子必须上。韩先楚军长积极求战,林贤文作为攻击部队军参谋长,谁上?第一拨肯定是我上啊。他害怕了,把自己伤了,最后被撤了40军参谋长的职务。1955年授衔,林贤文本来少将是绝对没有问题,后来很多人出来求情,勉强授了个大校。

韩先楚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积极主战的。

我们从不否认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但是更不能否认关键的时刻主官是中流砥柱,没有这样的中流砥柱,听大家的意见,听党委会的意见,大家都不打,都说不行,领导也不打,都推迟,我们何必积极呢?

4月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韩先楚的电报起了作用,说服了林彪,林彪说服了主席,然后通知四野15兵团开始干。4月16日,海南岛战役开始。43军之前已传达作战计划推迟,来不及做好准备,船也不够,水手也不够,只有一个半团登岛。40军韩先楚事先不传达,各级都不知道作战计划推迟,40军第一拨六个团登岛,军的指挥班子,他第一个登岛。

当时韩先楚开着会,自己也讲,伤心,党委会自己报名第一批登岛。他说那一刻很多干部他都不认识了,韩先楚看谁,谁把脑袋低下来,都不想报第一拨,谁能想到那么大的胜利。

图片 24

图片 25

5月1日,海南岛全境解放。原来没登岛的全上去了,40军的师长邓悦气得要死,海南岛解放那个大照片,邓悦不照。为什么?因为第一拨那些人都不敢上,现在全上来了,还站在前面。韩先楚说:“老邓啊,照相吧,都胜利了大家都好,照照。”
韩先楚不计较这些问题,胜利了大家都好,过去的事不计较。

图片 26

解放海南岛留念

4月16日,海南岛战役开始,登船的时候,我们有的团的主官说,“哎哟,我有东西忘带了,我下去先看看”,上个厕所,就跑了。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仅仅是靠上级的英明指示获得的完全胜利吗?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总结:军委领导正确,前方部署得当,部队作战英勇。里面的精彩点在哪里?胜败的转折点在哪里?人的作用在哪里?主官的作用在哪里?主官的意志在哪里?

就是林彪讲的那句话:战术有千百条,头一条就是肯打,离开了肯打,其他的全是白扯。理论玩得非常漂亮,天花乱坠,离开了肯打,一切皆空。

韩先楚最大的特点就是肯打。就是林彪所讲的:强烈的吞掉敌人的企图心,一名优秀的指挥员,一名将军若是没有强烈的吞掉敌人的企图心,只有我强烈的要求提升的企图心,这绝对不是一个优秀的将军的条件。

1946年5月,东北战场最困难的时候,发起鞍海战役,开创东北歼敌一个师战场起义先例。

1946年10月,新开岭战役,开创东北战场一仗全歼一个师。当时韩先楚是纵队副司令,纵队司令都说:撤。他说:“要撤,你们撤。”硬是把敌军25师包围了,敌人又把我们包围了,不迅速把敌人吃掉,我们就完了。这时候,大家都觉得不行了,韩先楚说:“要走,你们走。”他这时候是副司令,把司令的家都当了。

1947年3月,四保临江,开创一仗全歼敌一个精锐师又一个团。

1947年冬季,奇袭威沿铺。奇袭威沿铺,到现在都是我们保留的攻势作战的战役战例。

1948-1949年,参加平津、辽沈、两广战役。1950年,推动海南岛战役,提前发动、率先登岛。

1951年1月,指挥志愿军3个军突破三八线,占领汉城。

手机微信有个段子就是描绘他的,说一个老同志到了汉城:“你怎么没有护照,没有签证,怎么来的汉城?”回答说:“老子以前就来过,是开坦克来的。”

那次,韩先楚是开坦克去的。美第八军军长沃克、中将、美军著名的将领,欧洲战场第四装甲军军长,以迅猛强悍出名,有“猛狗”的称号。1950年12月23日,在韩先楚指挥的38军追击下,翻车身亡。

朝鲜人民军说,我们把沃克打死的。美国人回忆,志愿军追的太紧了,逃跑的时候吉普车翻沟里去了,摔死的。

我经常讲,韩先楚是杰出的将领。后来很多人采访他,请他讲作战要能、作战技能、致胜要点。韩先楚认识的字都不是很多,我觉得正因为这样韩先楚没有任何的理论的羁绊,他讲的话非常实在、非常直接,就是一句话,“对手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今天,我们将军千万不能造成对手不知道我的温柔,对手不知道我的和谐,对手不知道我的顾全大局。这不是将军。韩先楚,对手不知道我的厉害。这一类人物,就非常像汉高祖刘邦当年讲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里的猛士。

朝鲜战场回来,毛主席下令:韩先楚到福州军区当司令。他不想去,因为福州军区都是三野的部队。毛主席说,不想去也要去,一定要把一个解放海南岛的人放在福州当司令,让台湾看看,打下海南岛的人,现在到福州当司令了。领袖用人的方略,威慑是仅仅是东方31、巨浪2、东风21丁这些兵器吗?毛主席把韩先楚放在福州就是威慑,这是指挥员达到的最大效能。

战争年代韩先楚这样的将领在我军比比皆是,那是一批杰出的将领。南京的作家朱苏军讲过一句话,“就是这批人,被苦难所逼,被迫扯起战旗,投奔共产党闹革命,别无选择而后成大器。”这句话多好啊。

今天我们选择的太多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难成大器。他们背水一战,他们一意孤行,他们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他们终成大器。他们是为求生,而不是出世为将坦然从容的。这就是他们戎马生涯带有以命相搏的彻底性。

他们身上浓浓的凝聚着东方的、民族的、党性的、血缘的精神内涵。必须深刻地理解他们,研究他们,信仰他们,然后才可能正确的继承他们。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