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怎么死的,英媒披露希特勒最后24小时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4月12日发表题为《希特勒的最后24小时》的文章,原文编译如下:

虽然目前有种种离奇的传说,但正史的说法是: “1945年4月30日下午,希 特
勒在地堡中与自己的亲信、随从握手告别,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与埃娃一起自
杀身亡。下午3点30分,当希 特
勒的侍从林格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希特勒已向嘴开枪自
杀身亡
,埃娃吞服了氰 化 物 毒 药,也已经死去。随后,希 特
勒的副官京舍、帝 国宣 传 部 长戈 培 尔、希 特 勒青 年 团领 导
人阿克斯曼等人进入房间。根据希 特 勒临死前的嘱托,他们搬出希 特
勒夫妇二人尸 体,在地堡出口附近的空地上浇上汽油加以焚烧……”希特勒自
杀的手
枪型号是“瓦尔特PPK型”,口径为7.65毫米,序号为201287K,长15厘米重量280g:图片 1——希
特 勒贴身侍卫林格的供词说:“希 特 勒用7.65口径的手 枪在右太阳穴处开
枪。它和另一支作为备用的6.35口径的手 枪滑落于地上。希 特
勒的脑袋向墙壁倾斜,沙发边的地毯上也沾上了鲜血。”
到了1960年代后期,从苏联方面又传出了一些不一样的说法。毕竟关于希 特
勒的死亡,各种第一手证据和证词都掌握在苏联手里,所以也很快引起了世人关注。1968年,苏联记者列夫·别西缅斯基出版了《阿道夫·希特勒之死》一书,描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关于希特勒的结局。根据这本书的描述,苏军在1945年5月5日,也就是希
特 勒自杀6天之后,在帝国总理府地堡里发现了两具尸体残骸,初步认为是希 特
勒和爱娃的尸体。后来,苏联人找来了当年希 特
勒的牙医,通过对牙齿的比对,证实了尸体就是希 特
勒。但是,对于该尸体的解剖表明,此人口中有玻璃碎片,死于氰 化 物 服 毒
自 杀,而尸骸上并没有找到中
弹的痕迹。因此,别西缅斯基的说法是,和传统的故事不一样,希 特
勒不是开枪自杀,而同样是服毒而死。至于这两具尸骸的下落,许多历史学家又进行了研究,认为当年苏联的反间谍组织“锄奸部”在确认了尸体身份之后,将
希 特
勒遗体几次转移掩埋,大部分时间埋在马格德堡。直到1970年,由于红军需要将该地交还给当时的东德政府,因此勃列日涅夫下令,将希
特 勒尸体重新挖出来,秘密火化。为了防止其成为新 纳
粹的圣物,焚化后的骨灰被扔进易北河,从世界上彻底消失。很多人认为这只是苏联的一种宣传,试图把希

勒塑造成不敢开枪,只敢服毒自杀的“懦夫”。而他们当年发现的尸体,也根本不是希

勒和爱娃本人。还有些学者干脆和稀泥,综合两种说法,认为希特勒当年为了“保险起见”,在服毒的同时,又扣动扳机自杀。1990年,苏联解体,当年的许多档案也随之解密。很多人立刻就去寻找,看看有没有关于希

勒之死的记载。结果发现,连苏联人自己对这件事情也是糊里糊涂,很多记录都互相矛盾。比方说,确实有档案记载,说苏军找到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怀疑是希
特 勒和爱娃,但解剖显示,这两具尸体都是服毒自杀的,但服用的都不是氰 化
物。这就奇怪了,因为爱娃服用氰 化
物自杀,一直是众口一词的说法。所以这两具尸体的身份就很值得怀疑了。最稀奇的是,苏联的档案里还有所谓“希

勒头骨”,以及当时沾血的沙发残骸。该头骨上有一个弹孔,明白无误地显示死于枪
击。2000年,俄罗斯档案馆第一次向世人公开展出该头骨,引起全球轰动。但很多学者立马就去调查这个头骨,2009年,康涅狄克大学的考古学家们获得特许,从该头骨上取得DNA样本,并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这个头骨其实属于一名40岁以下的女性,而绝对不是希

勒。那是不是爱娃呢?因为没有任何记载证明爱娃头部曾经中枪,所以也不大可能。真实的情况是,当年柏林的地堡里死了很多人,早已分辨不清。这个头骨有可能是任何人图片 2——传说中的“希
特 勒
头骨”被证明其实是一个年轻女人二战历史迄今为止依然留下许多秘密。俄罗斯出版的《第三帝国最后的秘密》一书的作者列昂·阿尔巴茨基根据史料,对希特勒于1945年4月死于自杀提出疑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以《希特勒淹死在潜艇里?》为题报道了作者的谈话:斯大林不信希特勒死亡我根据史料作出的推断是,希特勒没有自杀,而是消失。1956年行政民事法庭的审判官们在听了48名证人的证词后曾认定:1889年出生的阿道夫·希特勒公民已不在人世。我同意这一认定,因为到1956年,希特勒的确已死。但是,许多重要证人并未出庭,许多极其重要的文件并未举证,而为希特勒做过假牙的牙医及其助手这两名关键证人事后都翻供。1945年5月4日,苏联侦察员在帝国总理府花园的一个弹坑里发现了被推测为希特勒和埃娃的两具焦尸。斯大林接到报告后认为希特勒没死,只是隐匿起来了,他对美国和英国领导人谈了这一看法。当时,英国首相艾德礼也认为希特勒仍在世。1945年6月在波茨坦会议上,他说出了这一推测。尸体血型不符1945年,当苏联军官把希特勒的颅骨给牙医看时,他认出了自己给希特勒做的几颗假牙。但是,1972年他在同德国作家马泽尔的谈话中推翻了这个说法。他说,无法肯定那的确就是希特勒的颅骨;他的助手也发表了同样的言论。然而,当初他俩的证言恰恰就是苏联尸检专家鉴定的依据。莫斯科犯罪学实验室对据说是希特勒开枪自尽时在沙发上留下的血迹的鉴定表明,这不是血,而是色泽相像的液体。被认为是希特勒的那具焦尸上的血型,同希特勒的真实血型也不符。焦尸的大脑内也未发现弹痕。当时曾流行一个说法:希特勒1945年4月30日在对太阳穴开枪前曾服毒,但苏联内务机关在数月后对尸体作鉴定时,未发现服毒痕迹。种种迹象表明,是替身掩盖了“元首”潜逃的踪迹:4月30日13时,希特勒同下属告别,同埃娃一起进了地堡。此后在生还的证人中,只有近侍林格一人见过死后的希特勒。其余人只见过裹在毯子里的尸体从希特勒办公室抬出,毯子里究竟是谁,他们并不知道。既然希特勒不打算死,为什么让埃娃服毒?看来是为了让这幕戏演得更逼真些。希特勒在隔壁换了装,改变了外貌,不该知道这一秘密的人,事先都已经被清理出地堡。希特勒的副官京舍的证言说,他曾下令让警卫离开通向希特勒套间的房舍。玻璃瓶里的证据然后,希特勒悄悄离开地堡。众所周知,4月30日午夜逃出帝国总理府防空洞的人多达4万名,希特勒很容易夹在人群中混出去。战争刚结束后的头几周,柏林和德国到处是无家可归的人,希特勒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消失在人流中。有个细节值得注意:希特勒在跟林格道别时命令他设法逃到西方。林格问他:“这是为谁?”“为元首。”林格后来在监狱里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希特勒之死的秘密,但他永远也不会说出来。希特勒在最后时刻曾等过飞机,但白等了,因为机场已被炸毁。但他完全可能通过地铁隧道逃出。当时有10艘远洋潜艇停泊在汉堡港,艇长们接到的命令是送政府要员撤退。希特勒警卫队成员凯尔瑙供称,他在5月1日看到希特勒还活着。而且,外国报刊战后立即出现了有关希特勒撤到阿根廷的报道。在丹麦的北海海滨发现过一只密封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名德国潜艇水兵的信,说希特勒就在这艘潜艇上。潜艇撞上了沉船,破了个大洞,部分艇员逃生,但希特勒在艇尾紧闭的舱内,无法脱身。所以说,当初在帝国总理府花园内发现的尸首并非希特勒。但是,现在已无法重新鉴别了,因为苏联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曾于1970年下令,挖出并彻底焚毁埋葬在东德马格德堡苏军兵营里的希特勒和戈培尔全家的尸骨,骨灰随后抛入河中。有关焚毁过程的记录保存至今。希特勒是否真的逃走,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肯定。我只是想引起人们注意,二战历史———哪怕仅仅是希特勒末日这段历史———尚未画上句号。至于头号战犯希特勒,他的结局极其阴暗,死无葬身之地。这也是对一切独裁者的警告历史上的特殊人物总是会得到人们的特殊关注,纵然是遗臭万年的希特勒也同样备受世人瞩目。他一生中的点点滴滴都是热门话题,图片 3被人们刨根问底。对于希特勒神秘的死,人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l945年4月下旬,曾经不可一世的希特勒,在废墟和凄凉中度过了他的生日并在举行完婚礼后销声匿迹了。生耶?死耶?数十年来,人们一直有众多猜测。图片 4很少一部分人认为希特勒是从天罗地网中逃生了。当柏林陷于一片火海时,就有希特勒已飞往巴伐利亚或者其它什么地方的说法,这甚至否认了希特勒曾举行过婚礼。另一些人则有根有据地说,希特勒在柏林失陷的3天之前便和女飞行员莱契一起驾机出走。他的死不过是一种假象,是为了迷惑世人而制造的谎言。又有人说希特勒从地下通道逃出了柏林,躲到“攻不破的”南蒂罗尔堡垒中去了。图片 5图片 6还有人从缴获的文件中看到,希特勒的一些机构在盟军攻克柏林之前,已转移到伯希斯特加登去了,同时转移去的还有希特勒的部分文献、他的一个秘书和他的私人医生莫勒尔。从当时希特勒的病情推断,没有这名医生配制的强烈刺激剂,他是一天也支持不下去的,所以这名医生是断不会与希特勒分开的。再者,希特勒任命邓尼茨为北线军事总指挥,但南线没有类似的任命,是不是因为希特勒决意南逃以图东山再起,而把这个位置留给了自己?后来是不是因为迫于大势,才无下文呢?这些是否可以说明希特勒在盟军攻克柏林之前已逃遁到了南方呢?如果是这样,那就从侧面否定了希特勒是在柏林自杀的说法。还有,鲍曼的文件中有一封令人颇感兴趣的电报:4
5·4·22上萨尔斯堡休麦尔同意迁往大洋以南全国总区长
鲍曼这意味着鲍曼在遥远的德国境外已安排了避难所,而这种战略性的安排,显然要得到“元首”的同意。这似乎可说明希特勒早已为脱身作了精心安排,加之后来的事实证明,大批纳粹战犯都逃往南美洲隐身,“元首”是否也潜伏在南美的某一角落呢?图片 7为了否认希特勒在柏林自杀,有人以“两个相貌相同的人”来表明希特勒似有“金蝉脱壳”之嫌。甚至在2O世纪60年代,一名摄影师在一家报刊上登出了希特勒尚在人间的照片。更耸人听闻的是电影中有报道希特勒的画面,并配有夸张的字幕:“希特勒——安静地进入蒙太奇”,这轰动一时的消息震惊了世界。当然,大多数人认为希特勒已在柏林陷落前夕于1945年4月3O日自杀身亡,然后被浇上汽油焚尸灭迹。但是,他们对于希特勒自杀的方式,则各执己见。一种说法以希特勒的贴身侍卫林格的招供为据。林格说:“希特勒用一支7.66毫米口径的手枪向右太阳穴上开了一枪。这支枪和另一支备用的6.35毫米口径的手枪都落在他脚边。希特勒的脑袋稍偏向墙壁,鲜血流在沙发边的地毯上。”图片 8另一种说法来自希特勒尸体的解剖报告。“在被火烧得变了形的躯体上未发现明显的致命伤或疾病”;“嘴里发现有薄玻璃瓶的瓶身和瓶底的玻璃碎片”。专家们在对报告详细研究之后,得出
结论:由于氰化钾中毒致死。此外,尚有两点旁证:①在1945年4月3
0日下午3点到4点,希特勒自杀的地下室内充满了苦巴旦杏仁味,这显然是氰化钾的气味;②1945年4月29日至30日的夜间,希特勒曾将3个装在子弹壳里的小玻璃瓶拿给总理府医院院长哈泽教授看,“这些小瓶里装着快速致死的毒药,这些毒药是他从施登夫赫尔大夫那里得到的。”并且希特勒当场请哈泽在其爱犬身上试验药性。关于希特勒自杀时密室中的枪声,也说法不一。认为希特勒用手枪自杀的人当然认为:①有枪声;②这枪声是希特勒本人开枪所致。认为希特勒以氰化钾自杀的人对枪声的说法各异。有些人认为当时希特勒房间里根本没有枪声,或者只是当时门外人们的一种幻觉。另一些人则认为,当时在场的希特勒卫兵、传令兵和女秘书等听见了枪声,这不应被视为讹传,但他们认为开枪的人不是希特勒,而是林格!这些人的证据是希特勒私人卫队长腊登休伯的供词:“看来,希特勒怀疑毒药的作用,因为他长期以来每天都进行注射,所以他命令林格,让林格在他服毒后向他开枪……林格向希特勒开枪了。”人死见尸,通过法医便可验明正身,然而有关希特勒尸体的下落,也是各有各的说法。一种是死不见尸。希特勒当时身边的一些人,如为他育犬的托尔诺夫、厨师兰格尔等都认为:“元首死了,他的尸体一点也没留下。”据亲手烧掉希特勒尸体的林格说,希特勒自杀的时间是15时3O分,而后他将尸体用毯子裹好搬到花园里,浇上早已准备好的汽油焚烧。“晚上7时半,遗体还在继续燃烧,我不再管它。”由时间推断,尸体已焚化得所剩无几了。前苏联人则不这么认为,他们声称发现了希特勒已焚烧过的尸体。1945年5月5日的备忘录记载,有7名苏军官兵在柏林城内的希特勒总理府地区,发现并取出两具烧过的尸体,一具女尸,一具男尸。发现尸体的地方在希特勒的私人避弹室附近,离发现戈培尔及其妻尸体的地方不远,经过仔细研究后确定,这是希特勒与爱娃·布朗的尸体,尸体上也有特征可佐证。另一旁证是,与这两具尸体同葬在一个弹坑中的还有两条狗,而那是希特勒私人的狗。决定性的证据是对希特勒牙齿的鉴定,因为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牙齿完全相同。前苏联人找到了希特勒牙医布拉什克教授的助手霍伊捷尔曼,她帮助前苏联人找到了希特勒牙齿的X光照片和没有来得及戴的金牙套,并且凭记忆描述道:“希特勒的上一排牙有金桥,支撑在左边第一颗戴牙套的牙上……”这些与前苏联人手中握有的希特勒的牙齿基本吻合。最后霍伊捷尔曼仔细对照实物,“确认这是希特勒的牙齿”。图片 9当然还有一些其它说法,如希特勒的尸体“通通烧化”,与蒙克小组一起突围的希特勒青年团首领阿克斯曼带走了“元首”的骨灰。或者如英国历史学家特雷沃尔·罗别尔所说:“希特勒总算达到了自己的最后目的……被自己的追随者秘密葬在意大利的布其托河边,当今的人类摧毁者也永远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一本令人着迷的新书详细讲述了70年前希特勒在柏林地堡里度过的最后一天。11日,在首份公开的新书摘要中透露了希特勒在准备自杀前与爱娃·布劳恩结婚的情节。现在,我们将讲述他的随从人员在苏联军队逼近时纵情酒色的一幕。

1945年4月29日星期日上午7时。柏林人纷纷从拥挤的地下掩体中出来找吃的。16岁的阿明·莱曼是希特勒青年团的一名信使。老百姓不顾一切的行为把他吓坏了。很多人都快饿死了。就在不久前,莱曼看见2个人在拿刀砍一匹马。那匹马被弹片击中,但还活着。

上午10时。希特勒青年团的另一名信使出现在上层地堡。他报告说,苏联坦克距帝国总理府只有大概500米了。

上午10时30分。在位于上层地堡的办公室里,戴着单片眼镜的克雷布斯上将正在给柏林德军总部打电话。他被告知德军防线正全面溃败。接下来,电话突然断了。

柏林与外界的所有电话联系都已中断。从现在开始,希特勒青年团的信使必须冒着生命危险多次穿过市中心的威廉街,在德军总部与地堡之间传递消息。

上午11时。希特勒的贴身侍从海因茨·林格敲响了主人卧室的门。在过去6年里,协助希特勒穿衣服一直是林格的工作。

每次都是一样。林格手拿一块秒表准备记录穿衣服的时间,等希特勒一声令下就开始计时。

然而这天早上,希特勒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只是没打领带。打领带有一个特别的仪式。希特勒站在镜子前闭上眼睛,在林格给他打领带时读秒,然后睁开眼睛对着镜子检查一下。

几秒钟后,希特勒的理发师奥古斯特·沃伦豪普特走进房间,对他的头发和胡子进行2周一次的修剪。

现在,林格往希特勒疼了好几天的右眼里滴了几滴眼药水,还给了他当天的药片。那是希特勒在胃疼或腹胀时吃的药。

9年来,希特勒头一次没有了自己的私人医生。一个星期前他十分生气地解雇了西奥多·莫雷尔医生,说莫雷尔企图给他服镇静剂,好把他带出柏林。

莫雷尔留下了满满一橱柜的药,包括每天用来给希特勒提神的葡萄糖和安非他明注射液。有一阵子,希特勒每天需要服用或注射28种不同的药片或针剂。

希特勒一直对自己的身体疑神疑鬼,但他现在确实患有帕金森病、心脏病以及许多因压力引发的疾病。

当天上午,在让林格离开之前,希特勒请林格把他最喜欢的小狗武尔夫及其他在地堡出生的宠物带到他的德国牧羊犬布隆迪那里去。

上午11时05分。德军指挥官布格多夫上将到克雷布斯上将那里去看看他想不想喝一杯。紧随其后的是希特勒的私人秘书马丁·博尔曼。他也想来上一杯。

上午11时45分。约瑟夫·戈培尔和妻子玛格达·戈培尔的6个孩子正在上层地堡的走廊里玩耍。

他们大都很高兴来这个被他们称为“洞穴”的地方,还交了好些朋友。

下午2时。希特勒正在和他几小时前刚娶的爱娃以及剩下的2个秘书一起吃午饭。自从1942年秋天斯大林格勒战役开始后不久,他就一直和秘书们一起就餐。

秘书们排了个值班表,以确保每顿饭都有人陪伴希特勒,包括早茶。她们被告知不要聊起一些令人难堪的话题。

不过,今天提出难堪话题的人是希特勒。“无论生死,我都绝不会落入敌人手里,”他对秘书们说。“我会下令烧掉我的尸体,这样就永远不会有人找到它。”

特劳德尔·容格面无表情地吃着饭。谈话开始转到自杀的最佳方式上。

希特勒说了句大实话:“最好的办法是朝嘴里开枪。头盖骨会被打碎,而且没有任何感觉,死得很快。”

爱娃被吓坏了。“我想漂亮地死去……我会服毒,”她说着向秘书们展示了一个小铜盒子,里面装着一小瓶氰化物。她一直把这个盒子放在衣服口袋里。“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很疼,”她说,“我很怕会疼很长时间……我准备像英雄一样死去,但至少希望没有痛苦。”

希特勒安慰她:“神经和呼吸系统在几秒钟之内就会麻痹。”

荣格和格尔达·克里斯蒂安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一齐转向希特勒:“您还有这样的小瓶子给我们用吗?”她们都不是很想自杀,但服毒总比起被苏联人俘虏好。

希特勒说会确保她俩每人拿到一瓶。“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们更好的临别礼物。”

下午3时左右。在电话总机房对面的厕所里,希特勒的爱犬布隆迪正瑟瑟发抖,而训犬员弗里茨·托尔诺军士正托住它的鼻子,把它的嘴强行掰开。

帝国总理府的医生维尔纳·哈泽用钳子在它嘴里夹碎了一个氰化物胶囊。布隆迪歪倒在地,“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

希特勒来检查了尸体。他要亲眼看看氰化物胶囊是否真的有效。

下午4时。在帝国总理府的绿色房间里,宣传部长戈培尔和家人正在为一些希特勒青年团成员举行送别会。一共来了40来个人,包括总理府内急救医院的工作人员和病人。

晚上10时左右。希特勒坐在地堡的会议室里,正在看有关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死讯的广播摘要。墨索里尼被击毙,尸体被倒挂起来。

林格站在他身后。他的工作之一是在希特勒随时需要时递上铅笔、眼镜、放大镜、地图和罗盘。

这一次,希特勒既不需要眼镜也不需要放大镜,因为摘要是用特大号专用字体打印的。不过他的确要了一支铅笔,在“倒挂”下面画了线。

4月30日星期一凌晨12时30分。在电话总机房里,正在打盹的罗胡斯·米施被叫醒,因为希特勒想知道有没有关于德军反击的消息。答案是没有。

凌晨1时30分。约25名警卫和佣人从帝国总理府被叫到了地堡。希特勒告诉他们,他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不是被苏联人俘虏。

“我不想像博物馆展品一样被示众,”希特勒说。说完,他拖着沉重脚步从队列前走过,和每个人握手,感谢他们的服务,并告诉他们不用再履行效忠的誓言。

凌晨2时。党卫军医生恩斯特·申克从来没有离希特勒这么近过。看着希特勒的眼睛,他注意到后者的双眼毫无表情,布满血丝,黑眼袋很重。

曾在达豪集中营拿犯人做过实验的申克是被人叫醒来参加这次会见的4名医护人员之一。

申克发现,希特勒身体虚弱,弓腰驼背,四肢发抖,显然患有帕金森症,而且衣服上还留有食物残渍。一句话,他一点也不像是申克崇拜的那个鼓舞人心的领袖。

希特勒缓步从医护人员前面走过,与他们一一握手,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感谢。护士埃尔娜·弗莱格尔也是其中之一。

当希特勒与她握手时,她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请相信我们最后会获胜。请引导我们,我们会追随您!”

希特勒没有回答。

凌晨2时30分。那些医生和护士加入了在上层地堡走廊里喝酒的一大群人中。2名秘书和另一个女人——爱娃·希特勒出现了。她坐在桌子的一端,喝了一大口烈酒,然后开始叽叽喳喳地讲故事。

申克不知道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是因为口齿不清还是因为喝了酒。

凌晨3时。希特勒刚刚被告知,德军要么被包围要么遭到攻击,没法赶到柏林。失望的他下令致电德国海军元帅邓尼茨:“必须立即对所有叛徒采取无情行动。”

申克很想上厕所。他离开喝酒的人群,匆匆走向下层地堡。平时把守在那里的2名警卫现在似乎消失了。

他从一扇开着的门看见,站在桌旁的希特勒正和另一名医护人员哈泽在低声交谈。

希特勒对哈泽说,他希望与爱娃同时死去。2人一致认为,希特勒需要2把手枪和2个氰化物胶囊,以防某个胶囊卡住或某把枪出故障。爱娃也会得到2个胶囊。

他将把胶囊含在嘴里,把枪口对准太阳穴,在开枪的同时咬碎胶囊。

然后哈泽又去找爱娃谈话。爱娃说,她担心如果希特勒先死,她可能会下不了决心。哈泽告诉她在听到枪响时咬碎胶囊,而且也会给她一把手枪,但爱娃说她不想用。

凌晨4时30分。在地堡里,希特勒上床睡觉了。申克终于回到了帝国总理府,那里还在举行闹哄哄的聚会。在总理府的牙科手术室里,一个女人被绑在医生的椅子上。

白天,这个房间是用来拔牙的。而到了晚上,这里是最受欢迎的情爱场所。

早上6时。希特勒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穿着软皮脱鞋和黑色绸缎睡袍。他把蒙克上将叫来问道:“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最多20到24小时。”

早上6时30分。希特勒的贴身侍从连续第2天发现他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希特勒把手指放到嘴边示意他别出声,然后站起来,轻轻地慢步穿过走廊。

在电话总机房里,希特勒发了个电报给德军柏林总指挥,要求他汇报最新情况。很快就有了答复:苏军近在咫尺。

早上7时。爱娃基本上没睡。她急匆匆地上楼来到帝国总理府的花园里,因为突然很想“再看一眼太阳”。

花园已经被炸毁,德国国会那边战斗的硝烟遮蔽了天空。爱娃迟疑片刻后回到了卧室。

半小时后,希特勒也像爱娃一样,上楼前往花园。快走到最上面时,轰炸声变得密集起来。他没有开门,而是转身慢慢走了下来。

他是否不忍看到自己的尸体即将被火化的地方?

因为在不久之后,地堡里就传出一声枪响——回声响彻整个世界。(编译/王雷
参考消息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