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海军遭遇重大挑战,以色列海军遇重大挑战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铁穹”火箭弹拦截系统部署在靠近加沙边境的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杜德附近。新华社记者李睿摄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8月17日报道称,以色列海军一名高级官员15日说,与以色列国防军的其他军种相比,以色列海军的规模很小,但是却有广泛的水域需要保卫,因为4年前以色列在地中海的专属经济区从40海里扩大到了150海里。
在向媒体展示海军作战室前,这位官员说:“专属经济区的扩大改变了海军的面貌。”
他补充说,在海军必须动用一切资源搜集情报,保护国家海域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专属经济区的扩大也是一个“重大挑战”。
海军还需要保护位于以色列专属经济区内的天然气钻井平台的安全,因为这些钻井平台是以色列北方敌对国家的明显袭击目标。以色列国防军相信,黎巴嫩的真主党拥有能够打击这些钻井平台的远程导弹。这些钻井平台为以色列提供了大部分电力供应。
海军高级官员们说,真主党是“明显和主要的敌人”,而真主党的战斗经验和来自伊朗的先进武器都在增加。
据报道,由于受到真主党先进武器的威胁,以色列海军已经对正在德国生产的SAAR-6轻型护卫舰的设计进行修改,将原来的一个“铁穹”系统短程防御导弹发射台改为两个。
以色列在经济上对海洋依赖严重,最近已经开始对其全部战舰进行升级,其中包括SAAR-6轻型护卫舰和海豚-2型潜艇。海豚-2型潜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德国建造的最大潜艇。目前的SAAR-5和SAAR-4舰正在安装新型雷达和电子战系统进行升级。海军于去年11月得到了3艘新的“超级德沃拉”MK
III型导弹巡逻艇。
虽然来自真主党的威胁仍然是海军和以色列国防军防范的重点,但来自南方的“伊斯兰国”的威胁也同样真实。
为了打击“伊斯兰国”这一共同敌人,以色列过去同埃及军队举行过联合军事演习,以保持军队的备战水平,目前仍然同埃及军方保持着良好的合作。
熟悉海军国际合作情况的一位高级官员说:“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埃及人做得非常好。他们理解西奈的重要性,理解西奈不仅对旅游业而且对加沙地带都会带来影响。”

 

他接着说:“来自西奈的海上袭击构成了一个重大威胁。”他同时强调:“这虽然不同于对我们的一艘战舰进行导弹袭击,但他们不会停止尝试,我们必须记住,他们有这个能力。该组织在其位于叙利亚的‘首都’拉卡受到了压力,那么他们就需要将这种压力释放到其他什么地方。”
在海军作战室,这位高级官员说,近几年海军意识到海上恐怖袭击也可能来自水下。
在2014年以色列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护刃行动”中,5名哈马斯蛙人试图渗入齐基姆农场,但被以色列国防军发现和击毙。自那以后,哈马斯的海军突击队人数已经大幅增加,据报道已达到1500名蛙人的规模。
他说:“海军对来自北部与黎巴嫩边境及加沙的水下威胁都感到担心。”他解释说,但在三四年前,情况还不是这样。他说:“海军的思路已经改变。过去我们认为完全不存在水下威胁的问题,但现在我们认为存在这种威胁,而且完全做好了准备。”
2015年,海军开始为一种被称为“水盾”的新系统部署传感器,侦察和报告可疑的水下活动。这些传感器被放置在加沙地带及黎巴嫩与以色列水上边界附近的海床上。
海军还特别重视对水下渗透的训练。今年8月,以色列海军与美国和法国海军在海法进行了为期两周、涉及广泛的名为“高贵的梅琳达”的联合军事演习。
三国海军进行了水雷、水下爆破和以海上为基础的恐怖主义袭击等情境下的演习。演习中还动用了反坦克武器。
这是法国首次受邀参加这一年度演习,过去20年中只有以色列和美国参与这一演习。据前述海军熟悉国际合作情况的高级官员说,过去两年中,法国舰艇在以色列港口停靠的次数日益增加,甚至超过了美国。
这位高级官员说:“我们与法国方面分享情报和知识,并一起进行训练。”他还补充说,海军对法国舰艇日益增加的访问感到“非常高兴”。
但是,与以色列海军分享经验和知识的不仅仅只有法国。
据海军高级官员们说,叙利亚内战及诸如“伊斯兰国”这样的地区挑战,以及正在发现的离岸能源储备正在使得以色列的盟友对地中海东部更感兴趣。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8月17日报道称,以色列海军一名高级官员15日说,与以色列国防军的其他军种相比,以色列海军的规模很小,但是却有广泛的水域需要保卫,因为4年前以色列在地中海的专属经济区从40海里扩大到了150海里。

  在向媒体展示海军作战室前,这位官员说:“专属经济区的扩大改变了海军的面貌。”

  他补充说,在海军必须动用一切资源搜集情报,保护国家海域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专属经济区的扩大也是一个“重大挑战”。

  海军还需要保护位于以色列专属经济区内的天然气钻井平台的安全,因为这些钻井平台是以色列北方敌对国家的明显袭击目标。以色列国防军相信,黎巴嫩的真主党拥有能够打击这些钻井平台的远程导弹。这些钻井平台(所采天然气)为以色列提供了大部分电力供应。

  海军高级官员们说,真主党是“明显和主要的敌人”,而真主党的战斗经验和来自伊朗的先进武器都在增加。

  据报道,由于受到真主党先进武器的威胁,以色列海军已经对正在德国生产的SAAR-6轻型护卫舰的设计进行修改,将原来的一个“铁穹”系统短程防御导弹发射台改为两个。

  以色列在经济上对海洋依赖严重,最近已经开始对其全部战舰进行升级,其中包括SAAR-6轻型护卫舰和海豚-2型潜艇。海豚-2型潜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德国建造的最大潜艇。目前的SAAR-5和SAAR-4舰正在安装新型雷达和电子战系统进行升级。海军于去年11月得到了3艘新的“超级德沃拉”MK
III型导弹巡逻艇。

  虽然来自真主党的威胁仍然是海军和以色列国防军防范的重点,但来自南方的“伊斯兰国”的威胁也同样真实。

  为了打击“伊斯兰国”这一共同敌人,以色列过去同埃及军队举行过联合军事演习,以保持军队的备战水平,目前仍然同埃及军方保持着良好的合作。

  熟悉海军国际合作情况的一位高级官员说:“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埃及人做得非常好。他们理解西奈的重要性,理解西奈不仅对旅游业而且对加沙地带都会带来影响。”

  他接着说:“来自西奈的海上袭击构成了一个重大威胁。”他同时强调:“这虽然不同于对我们的一艘战舰进行导弹袭击,但他们不会停止尝试,我们必须记住,他们有这个能力。该组织在其位于叙利亚的‘首都’拉卡受到了压力,那么他们就需要将这种压力释放到其他什么地方。”

  在海军作战室,这位高级官员说,近几年海军意识到海上恐怖袭击也可能来自水下。

  在2014年以色列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护刃行动”中,5名哈马斯蛙人(海军突击队员)试图渗入齐基姆农场,但被以色列国防军发现和击毙。自那以后,哈马斯的海军突击队人数已经大幅增加,据报道已达到1500名蛙人的规模。

  他说:“海军对来自北部与黎巴嫩边境及加沙的水下威胁都感到担心。”他解释说,但在三四年前,情况还不是这样。他说:“海军的思路已经改变。过去我们认为完全不存在水下威胁的问题,但现在我们认为存在这种威胁,而且完全做好了准备。”

  2015年,海军开始为一种被称为“水盾”的新系统部署传感器,侦察和报告可疑的水下活动。这些传感器被放置在加沙地带及黎巴嫩与以色列水上边界附近的海床上。

  海军还特别重视对水下渗透的训练。今年8月,以色列海军与美国和法国海军在海法进行了为期两周、涉及广泛的名为“高贵的梅琳达”的联合军事演习。

  三国海军进行了水雷、水下爆破和以海上为基础的恐怖主义袭击等情境下的演习。演习中还动用了反坦克武器。

  这是法国首次受邀参加这一年度演习,过去20年中只有以色列和美国参与这一演习。据前述海军熟悉国际合作情况的高级官员说,过去两年中,法国舰艇在以色列港口停靠的次数日益增加,甚至超过了美国。

  这位高级官员说:“我们与法国方面分享情报和知识,并一起进行训练。”他还补充说,海军对法国舰艇日益增加的访问感到“非常高兴”。

  但是,与以色列海军分享经验和知识的不仅仅只有法国。

  据海军高级官员们说,叙利亚内战及诸如“伊斯兰国”这样的地区挑战,以及正在发现的离岸能源储备正在使得以色列的盟友对地中海东部更感兴趣。

  过去几年,来自法国、美国、印度、英国和意大利的几十艘舰艇曾在以色列海港停靠,与以色列海军进行联合演习,并上岸进行文化之旅。

  当然,官员们也看到一些强大的海军未来可能不会与以色列海军加强合作。

  过去几年,由于叙利亚的激烈战斗,俄罗斯海军增加了在本地区的存在。以色列官员们说,虽然海军不打算扩大与俄罗斯海军的任何合作,但由于安全原因,双方有着顺畅的沟通。

  去年,在断绝关系6年之后,以色列与另一个地区强国土耳其恢复了正常关系。在因故断绝关系前,两国过去每年都会进行海军和空军的联合军事演习,但在两国断绝关系后,以色列转向希腊,并与希腊进行海陆空联合军事演习。

  前述海军国际合作高级官员说:“希腊人是主要的和天然的战略伙伴。”他还补充说:“在我们停止与土耳其人的演习之后,必须有人来填补空缺。”

  虽然以色列国防军可能也想与土耳其海军合作,但官员们认为这种事情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编译/林朝晖)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