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公司创始人重提战争私有化,雇佣兵大佬欲用私人空军助阿富汗作战

参考消息网8月16日报道美国《军队时报》网站8月3日肖恩·斯诺和麦肯齐·沃尔夫的文章《黑水公司创始人欲用其私人空军帮助阿富汗空战》称,根据近日提交给阿富汗政府的一项建议,私人军事公司黑水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普林斯想用一支有情报搜集和近距离空中支援能力的私人空军来加强阿富汗的空中作战。
据一位阿富汗军方高官称,普林斯提交了一份商业计划书,提出以一支“交钥匙式的综合空军联队”帮助羽翼未丰的阿富汗空军打击塔利班及其他好战组织。
该情况出现于白宫正在考虑降低美国在阿富汗的介入程度并用承包商填补随之而来的力量真空之时。
五角大楼官员对该计划表示怀疑。此外,阿富汗一位高级防务高官告诉记者,驻阿富汗美军司令、陆军上将约翰·尼科尔森已经拒绝就这一承包计划与普林斯会面。
记者试图联系驻阿美军官员以寻求有关尼科尔森是否与普林斯会晤的评论,尚未收到回复。
这项今年3月提交给阿富汗政府的计划书号称可动用对一家私人公司而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战飞机阵容。根据得到的一份计划书副本,计划书承诺提供的飞机包括固定翼飞机、攻击直升机以及能为地面机动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的无人机。
该计划书承诺提供“高速响应”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以及“能在1小时内作出全国范围内的响应”。计划书称武器投放的决定仍将会由阿富汗人作出。
飞机机身上还将安装有情报搜集能力——包括图像、信号和通信情报——的装备。这些飞机将由这家私人公司的雇员操作。
其中一个特别的工具是名为“安全打击”的苹果手机应用程序。根据这一计划书,“安全打击”是一个“去冲突工具”,能让空中战术控制人员安全、准确地呼叫精准空中打击或间接火力。
根据该计划书的副本,计划书还承诺“在战斗情境下由前军队卫生员及舱门炮手执行医疗后送”。
阿富汗空军正处于从俄罗斯米-17运输直升机向美国UH-60A“黑鹰”直升机过渡的最初阶段——尼科尔森认为这是帮助打破阿富汗僵局的必要进程。
但是,这些直升机几乎2年以后才会到达阿富汗,而且预计今年秋季晚些时候才会开始训练。
随着战场伤亡人数的上升和阿富汗与塔利班对领土控制的持续拉锯状态,普林斯建议寻求提供一支过渡性的私人空军以待阿富汗空军具备完全的作战能力。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项计划。2005年至2007年担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现任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的罗纳德·诺伊曼说,阿富汗不会接受私人承包商的军事力量。
诺伊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加尼总统已经告诉我,他不会接受的。阿富汗人永远不会接受的。”
与使用美国军事资产相比,诺伊曼还质疑使用私人承包军事力量的合法性及成本。他说:“不会更便宜。认为它更便宜的想法是荒谬的。任何军事力量都会有同样的需求。”
诺伊曼说,私人承包的军队在国际法上也不享有同样的法律保护。
不过,这不是埃里克·普林斯第一次表演了。这位黑水公司前首席执行官10年前就引发过争议,当时他的公司在伊拉克为美国政府提供了价值上亿美元的安全保障服务。
最近,普林斯一直在全球使用他的私人空军,包括在索马里、伊拉克和南苏丹。据报道,普林斯还与特朗普政府有着密切联系:他是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的弟弟,并据称在特朗普政府过渡期时曾被委派开辟一条与俄罗斯政府联络的隐蔽通信渠道。
普林斯的公司现在名为“先丰服务集团”,总部设在香港。
普林斯通过一家名为“EP航空”的子公司经营他的私人空军。在非洲中部,普林斯的空军力量支持了抗击“圣灵抵抗军”的战斗。根据“野兽日报”网站的一则报道,注册在“EP航空”公司名下的直升机被看到在非洲中部地区运送美国特种部队。
提交给阿富汗政府的计划书中的公司名为“兰开斯特6号”。该公司的一部分飞机已经在阿富汗运营,提供空中交通、部队输送以及用降落伞空投补给和货物。
尚不清楚目前普林斯在总部位于迪拜的“兰开斯特6号”公司中的角色是什么。阿富汗军方官员说普林斯本人向阿富汗官员提交了“兰开斯特6号”的计划书。
根据领英网上的一份个人资料,“兰开斯特6号”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是普林斯的“先丰服务集团”前营运总监及航空部总监克里斯蒂安·达兰特。
据“截击”网站的一则报道说,普林斯聘请达兰特为他打造私人空军。
“先丰服务集团”和“兰开斯特6号”公司没有对寻求评论的请求作出回应。
阿富汗国防部一位官员告诉记者,自从2015年接管阿富汗安全责任以来,阿富汗军队承受了最大的牺牲,每天失去几十条生命。
这名官员说:“航空是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希望阿富汗安全部队能得到合适的、现代的、高端的飞机,归根到底,这样的阿富汗军队才会继续确保本地区从长远来看不让恐怖组织获得立足之地。”
五角大楼女发言人拒绝就普林斯的承包商计划书发表评论。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发言人达娜·怀特表示:“国防部长在制定军事计划的过程中会听取很多不同的观点。”
她说:“现在,他的精力集中在与内阁同僚们和白宫合作完成针对南亚的国家战略。他所做的任何军队层面的决定或有关阿富汗的其他支持的决定,都将是服务于该战略的。”
根据该计划书,承包的空军支援将在2017至2018年持续进行,直至阿富汗政府停止失去领土并开始夺回被塔利班夺走的土地。
驻阿美军目前约有8500人,远低于2011年人数最多时的10万人。在打击塔利班和“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分支的作战中,美军为阿富汗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

原标题:依托私人空军接管阿富汗战争:黑水公司创始人重提战争私有化

图片 1

尽管遭到了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反对,但前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依然雄心勃勃计划让自己的私人军队全面接管阿富汗战争。在沉寂一年后,普林斯突然再次发力,继续推进器“阿富汗战争私有化”计划。普林斯宣称,私有化将把阿富汗战争的支出削减到目前水平的很小一部分,让大部分美国军队回国,并消除其他国家对美国在阿富汗政策的影响。

资料图:在伊拉克执行任务的美国“黑水”公司雇员。

图片 2

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

日前,普林斯在接受了英国《军事时报》的独家专访,分享了关于他的主张的更多细节,详细阐述了为什么他战争私有化主张有助于结束阿富汗战争,这是过去成千上万的美国和北约部队在17年中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普林斯在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时首次提出了他的想法,他希望,特朗普长期以来反对美军留在阿富汗的立场,将为其推行战争私有化主张打开大门。

但特朗普转而听取了他的国家安全团队的意见,包括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以及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等人。这些人都对普林斯的计划持批评态度。

现在,一年多过去了,普林斯觉得机遇成熟来。麦克马斯特和蒂勒森不再为白宫工作;马蒂斯影响总统的能力似乎已经减弱,新任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则在本月对ABC新闻(ABC
News)表示,他“总是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因此,普林斯打算重新开始推行他的主张。

图片 3

阿富汗空军的L – 39
“信天翁”教练机阿富汗国庆日空中阅兵仪式上起飞。普林斯计划用自己的私人空军全面接管阿富汗空军

“当我去年提出这个想法时,很多人把它否决了,”普林斯在接受《军事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今年再次提出这个主张,因为我知道,就在总统去年决定(延长美国在阿富汗的使命)几天后,他仍不喜欢这个决定。”

马蒂斯仍然反对私有化部队,在上周的五角大楼新闻发布会上,当《军事时报》问及这一问题时,马蒂斯直言不讳。

马蒂斯说:“当美国人把自己国家的信誉置于危险境地时,将其私有化可能并不明智。”

尽管如此,普林斯并没有被吓倒。他怀疑,随着麦克马斯特时代遗留下来的高级国家安全人员的离去,以及博尔顿手下的新员工增加了他们在白宫的影响力,人们对他的计划的兴趣将会增加。

普林斯还认为,最终,节约成本可能会说服总统尝试新事物。普林斯说,他的计划每年将耗资50亿美元,只相当于美军目前在阿富汗运营成本的一小部分。

美国政府估计,实施911恐怖袭击耗费了奥萨马·本·拉登50万美元,而根据美国国防部2017年的评估,自2001年10月美国做出回应以来,美国纳税人在美军的战争行动上已经支出了7530亿美元。而根据最近的政府审计,重建阿富汗的费用为1260亿美元;仅2018年和2019年,继续维持驻阿美军的费用就需约450亿美元。迄今为止,美国人在阿富汗战争中花费的总成本将近1万亿美元,平均每周就要花费每周10亿美元。

普林斯表示,美军在阿富汗多驻扎一天,那些恐怖分子就多赢了一天。

普林斯“战争私有化”的基本构想是,依托自己建立的“私人空军”,逐步全面接管整个阿富汗战争。具体措施包括:

图片 4

黑水公司因在伊拉克战争中滥杀平民而饱受诟病,多次改名。其著名的熊爪logo也已经不再使用了

人员替换:目前在阿富汗有约23000名多国部队,其中包括大约15000名美国人和8000名北约成员国部队,以及27000名军事承包商。普林斯希望用6000名承包商和2000名现役美国特种作战部队来取代他们。这6000名承包商将由60%的前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和40%的前北约特种作战部队组成。普林斯说,北约部队“将以个人身份出现,而不是以北约部队身份,因此他们不会受到对每个北约国家都有效的那些数不清的限制的阻碍。”

北约不再执行任务:普林斯不愿透露他是否曾与其他北约成员国讨论过他的计划,但他的部队将全面取代北约地面部队。普林斯说:“我们的理念是为部队提供一种嵌入式的结构支持,使所有常规部队都成为多余。”

指挥与控制:2000名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加6000名承包商,“将是主导力量,并将为美国提供单边直接行动能力,并对任何合同要素提供质量保证”,普林斯说。

没有轮换:这些承包商将留在他们的阿富汗部队中,而再轮换。这些承包商“将长期部署当地至少三年”,普林斯说。“传统的服役90天休假30天的轮换制度,将和实施这一制度的单位一起回到美国。”

私人空军:大约2000名普林斯的承包商将在那里运营一支“私人空军”,这支私人空军将成为普林斯在阿富汗部署的军事力量的骨干,他们提供医疗救助、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直升机空中支援等。这些人还同时运营着两家西式的战斗外科医院,这些医院也将治疗受伤的阿富汗士兵。

费用:普林斯表示,他可以用大约55亿美元的预算执行全部任务。具体来说,35亿美元用于承包商、飞机、后勤仓库和野战医院;大约20亿美元用于2000名美国特种部队。

至于相关的责任,普林斯表示,所有承包商和军人都将遵守统一的战争法法典和阿富汗法律。每架飞机还会配一名阿富汗机组人员,由阿富汗人负责发射弹药,而不是承包商。普林斯说:“根据阿富汗的(交战规则),在阿富汗部队中担任兼职的承包商将对UCMJ(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军事审判统一法典)规定的任何不当行为负责。”“阿富汗将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承包商拥有管辖权。”任何相关的调查都将在阿富汗进行。对任何国籍(包括美国)的承包商的违法行为,阿富汗政府都有权抓捕、监禁他们。”普林斯说。

受伤后的长期护理怎么办?普林斯表示,承包商将由《国防基地法案》(Defense
Base
Act)承保,该法案涵盖了全面医疗、疏散和工资损失的成本。军事人员将在退伍军人事务部得到照顾。

普林斯的名字永远与美国黑水公司(Blackwater
USA)联系在一起。黑水公司是他1997年创立的前私人保安公司。而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的声誉可能成为普林斯在阿富汗的提议迄今为止少有支持者的首要原因。

2004年,美国国务院选择黑水公司填补其全球保护性服务合同的空白,最初的合同金额为1.06亿美元。到2009年,黑水公司已经为伊拉克的安全服务支付了超过13.5亿美元。

黑水公司迅速成为政府监管机构所说的战争开支失控的象征。黑水公司承包商因其行为凌驾于伊拉克法律之上而受到批评。黑水公司的车队把伊拉克的平民司机赶出了公路,当当地人靠近时,他们经常使用机枪替代警告。他们的行为激怒并疏远了当地居民。

2007年9月16日,在此前几次敌对行动之后,黑水公司的承包商向一群伊拉克平民开枪,导致17人死亡,这就是著名的尼索尔广场事件。伊拉克政府命令该保安公司离开该国。美国国务院第二年终止了黑水公司的合同。参与那次枪击事件的一些前雇员仍在监狱里等待审判。

图片 5

四名涉嫌在2007年打死伊拉克平民的黑水承包商

对这些指责,普林斯表示,这类事件是不能代表整个公司,并表示美国政府的官僚对公司承包商提出了许多荒谬要求,比如要求汽车的四个轱辘在“每天早上进心清洗和打蜡”。这样高调的要求影响了公司在当地的融入,增加了公司在伊拉克遇到的阻力。

普林斯表示:“媒体用一个事件来定义一个公司,可能是不公平的。”普林斯指出,非营利组织伊拉克死亡人数收集的数据显示,自美国2003年发动伊拉克自由行动以来,至少有18万伊拉克平民丧生,其中超过9.2万是在2007年尼索尔广场事件发生后丧生的。

自从2007年后,黑水公司至少两次更名,现在被称为Academi。

此外,美国的战争政策外包出去的想法也让一些阿富汗专家感到担忧。

“我认为这会导致腐败,并会引发滥用职权,因为那些人不是政府军队。”赛斯·琼斯,美国前计划官员和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顾问说。他现在是阿富汗高级顾问中心的战略和国际安全顾问。

琼斯说:“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成功的反叛乱战争中,几乎没有政府把战争的重要部分外包出去的情况发生。”

对此,普林斯表示,普林斯说,阿富汗会有所不同。当进入现场时,每个承包商身上都将安装一个摄像头,他说,如果在UCMJ的要求下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军事调查时,美国国防部可以随时使用这些摄像头。

他说:“当然,我们会在男性身上安装人体摄像机,因为我们肯定会有‘拍摄/不拍摄’的事件受到质疑。”

此外,每个承包商将被编入阿富汗部队或单位,和阿富汗军队穿同样的制服,在相同的地形,坐同样的车辆执行任务,并遵守阿富汗法律。他们不会轮换,相反,他们会会花几年的时间融入相同的单位。

普林斯还表示他可以大幅降低后勤支持和成本,不仅通过减少需要的部队数量,而且通过最终解决战争中最昂贵的部分之一:燃料。仅从2008年到2016年,驻阿富汗美军就消耗了28亿加仑的燃料,耗资130亿美元。

普林斯表示,他将在阿富汗建造两家炼油厂,将普通柴油转化为航空燃油,从而节省数百万美元,无需通过巴基斯坦运输。他估计建造这些炼油厂需要1.5亿美元。

“我们花了一大笔用卡车运送燃油,”普林斯说。他说,通过采取在阿富汗建炼油厂的方式,美国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摆脱对巴基斯坦的依赖,而这恰好也是奥巴马总统的目标之一。

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提出的用自己的私人空军弥补阿富汗空军实力差距的提议,面临着大量法律障碍、政府监督。但是普林斯对自己的计划依然信心满满。

“特朗普总统在当选时就承诺结束阿富汗战争,”普林斯说,“现在,他有机会这么做。”

(《航空世界》编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